【杂阿含经】第96经 (第4卷)

【杂阿含经】第96经 (第4卷)




如是我闻

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晨朝着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时。有异婆罗门。年耆根熟。执杖持钵。家家乞食

尔时。世尊告婆罗门。汝今云何年耆根熟。柱杖持钵。家家乞食。婆罗门白佛。瞿昙。我家中所有财物悉付其子。为子娶妻。然后舍家。是故柱杖持钵。家家乞食

佛告婆罗门。汝能于我所受诵一偈。还归于众中。为儿说耶

婆罗门白佛。能受。瞿昙

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生子心欢喜  为子聚财物
亦为娉其妻  而自舍出家
边鄙田舍儿  违负于其父
人形罗刹心  弃舍于尊老
老马无复用  则夺其[麸-夫+黄]麦
儿少而父老  家家行乞食
曲杖为最胜  非子为恩爱
为我防恶牛  免险地得安
能却凶暴狗  扶我闇处行
避深坑空井  草木棘刺林
凭杖威力故  峙立不堕落

时。婆罗门从世尊受斯偈已。还归婆罗门大众中为子而说。先白大众。听我所说。然后诵偈。如上广说。其子愧怖。即抱其文。还将入家。摩身洗浴。覆以青衣被。立为家主

时。婆罗门作是念。我今得胜族姓。是沙门瞿昙恩。我经所说。为师者如师供养。为和尚者如和尚供养。我今所得。皆沙门瞿昙力。即是我师。我今当以上妙好衣以奉瞿昙

时。婆罗门持上妙衣。至世尊所。面前问讯慰劳已。退坐一面。白佛言。瞿昙。我今居家成就。是瞿昙力。我经记说。为师者以师供养。为和尚者以和尚供养。今日瞿昙即为我师。愿受此衣。哀愍故

世尊即受。为哀愍故

尔时。世尊为婆罗门说种种法。示教照喜

时。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杂阿含经 中阿含经 长阿含经 增一阿含经 南传相应部 南传中部 南传长部 南传增支部 南传小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