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丘戒律】110.波逸提六一〔故意杀有情戒〕

简介:任何比丘在知道的情况下杀害一只动物的生命,犯 波逸提.



波逸提 六一
一 尔时,佛世尊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其时,具寿优陀夷〔曾〕为弓士,不喜
乌鸦。彼射乌鸦而断其头,顺次穿置于串刺物上。诸比丘作如是言:“友!此等乌
鸦为谁所杀耶?”“友!是我。我不喜乌鸦。”诸比丘中少欲者……非难:“何以具
寿优陀夷故意夺生物之命耶?……乃至……“优陀夷!汝实故意夺……耶?”“实
然!世尊!”佛世尊呵责:“愚人!汝何以故意夺……耶?愚人!此非令未信者生
信……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任何比丘,故意夺生物之命者,波逸提。”
二(一) “任何”者,……比丘之意。
“故意”者,明知犯罪而存心〔进行〕也。
a “夺〔……〕命”者,断、止其命根以破坏其生命之相续也。
a‘“生物”者,指畜生而言。
(二) 于生物有生物想而夺其命者,波逸提。于生物有疑想而夺其命者,突吉罗。
于生物有非生物想者,突吉罗。于非生物有生物想者,突吉罗。于非生物有疑想者,
突吉罗。于非生物有非生物想者,不犯也。
(三) 非故意者、无念者、无知者、无杀意者,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杂阿含经 中阿含经 长阿含经 增一阿含经 南传相应部 南传中部 南传长部 南传增支部 南传小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