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丘戒律】119.波逸提七〇〔骞荼戒(随摈沙弥)〕

简介:任何见习比丘误解佛法而被训诫三次仍不改,而任何比丘在知道的情况下支持那见习比丘,接受服务,与其结伴,或住在同一房舍里犯 波逸提.



波逸提 七〇
一 尔时,佛世尊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其时,骞荼沙弥起如是恶见:“我如是
知解世尊所说之法,凡是世尊所说:‘ 此等是障道法。’ 但行之亦不足以障道。”
诸比丘闻骞荼沙弥起如是恶见……〔参照波逸提六八. 一。“原为驯鹰师之阿利吒比
丘”换为“骞荼沙弥”,“阿利吒” 换为“骞荼”;答彼比丘之中,“友!”换为“大
德!”〕 ……愚人!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令已信者转向他去也。”〔世尊〕
呵责已、说法已,告诸比丘曰:“然,诸比丘!僧伽应摈灭骞荼沙弥。诸比丘!如
是摈灭之-------
“友!骞荼!从今以后,汝不得称世尊是汝师。其他沙弥得与诸比丘共宿二夜、
三夜,汝即不得。〔请汝〕远去之,消失之。”于是,僧伽摈灭骞荼沙弥。
其时,六群比丘知如是被摈灭之骞荼沙弥而予以抚慰、或伺候、共事复又共宿。
诸比丘中少欲者……非难:“何以六群比丘知被摈灭之骞荼沙弥而予以抚慰、或伺
候、共事复又共宿耶?”……乃至……“诸比丘!汝等实知被摈灭之骞荼沙弥,而
予以抚慰、或伺候、共事复又共宿耶?“实然!世尊!佛世尊呵责:愚人!何
以汝等知……共宿耶?愚人!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
诵此学处------
若沙弥如是言:‘我如是知解世尊所说之法,凡是世尊所说:“此等是障道法。”
但行之亦不足以障道。’诸比丘应对此沙弥作如是言:‘友!沙弥!勿作如是
言,勿诽谤世尊,对世尊诽谤者实不善,世尊实不作如是说。友!沙弥!世尊
以种种方便〔说示之〕障道法,确是障道也,而行此等〔障道法〕者足以障道。’
诸比丘对该沙弥作如是言已,〔该沙弥〕尚固执者,诸比丘当告以:‘ 友!沙
弥!从今以后,汝不得称世尊是汝师,其他沙弥得与诸比丘共宿二夜、三夜,
而汝不得。〔请汝〕远去之、消失之。’任何比丘知如是被摈灭之沙弥而予以抚
慰、或伺候、或共事、或共宿者,波逸提。”
二(一)“〔被指定为〕沙弥”者,称为沙弥也。
“如是言”者,言:“如我知解世尊……不足以障道。”者。
a “由诸比丘”者,所见闻之其他比丘也。彼等应言:“友!沙弥!勿作如是言
……行之足以障道。”应二次言之、三次言之,若舍则善,若不舍,则诸比丘应对
其沙弥言:“友!沙弥!从今以后……消失之。”
a‘“此沙弥”者,〔作〕如是〔恶〕说之沙弥。
“任何”者!……比丘之意。
“知”者,自知、他人语彼或彼自语。
“如是被摈灭”者,斯被摈灭。
“〔被指定〕沙弥”者,〔指执恶见〕之沙弥。
“抚慰”者,向彼言:“我当施与钵、衣,或读诵或询问。”如是抚慰者,波
逸提。
“或伺候”者,为彼令取粉药、或粘土、或杨枝、或含嗽水者,波逸提。
“或共事”者,二种共事之食共事……字字波逸提。
“或共宿”者,摈灭沙弥所卧之覆盖处,比丘卧者,波逸提。比丘所卧之处而
被摈灭沙弥卧之者,波逸提。两者卧之,波逸提。起立之后,再三卧者,波逸提。
(二) 于摈灭者有摈灭想而抚慰、或伺候、或共事、或共宿者,波逸提。于摈灭
者有疑想……突吉罗。于摈灭者有非摈灭想……不犯也。于非摈灭者有摈灭想,突
吉罗。于非摈灭者有疑想,突吉罗。于非摈灭者有非槟灭想,不犯也。
三 知非摈灭者、知舍其见者,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第七有虫水品----------
摄颂
故意杀虫及发诤 覆藏粗罪未二十
贼队豫约阿利吒 被举骞荼十学处
杂阿含经 中阿含经 长阿含经 增一阿含经 南传相应部 南传中部 南传长部 南传增支部 南传小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