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丘戒律】133.波逸提八四〔宝物戒〕

简介:任何比丘拣起或使人拣起一样贵重物品或被认为是贵重物品的东西时,除非是在僧道院和屋子里 (他拣起后想他人来认领),犯 波逸提.



波逸提 八四
一 尔时,佛世尊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其时,一比丘于阿致罗筏底河沐浴。一
婆罗门将五百金之钱袋置于陆上,入阿致罗筏底河沐浴,忘〔此〕 而去。该比丘恐
婆罗门之钱袋遗失而拾之。时,婆罗门忆起,急走回而言于比丘:“友!见我钱袋
耶?”“然!婆罗门!”并将〔钱袋〕交还。时,彼婆罗门作是思惟:“我以何方便,
可免酬谢高额〔之谢礼〕?”“友!非五百金是千金。”为难之而逃脱。于是,其比
丘归返僧园,以此事语诸比丘。诸比丘中少欲者……非难:“何以比丘捉钱宝耶?”
……乃至……“比丘!据云,汝实捉钱宝耶?”“实然!世尊! ”佛世尊呵责:“愚
人!汝何以捉钱宝耶?愚人!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
诵此学处------
任何比丘,见宝物或视同如宝物者若捉或令捉者,波逸提。”
如是,世尊为诸比丘制立学处。
二 其时,于舍卫城有祭会。诸人修饰衣装而往园林。毗舍佉鹿子母亦修饰衣装,
为往园林而出村。“我至园林为何?我当礼拜世尊。”于是脱下饰物,以上衣(注67) 系包
之,交与婢女曰:“汝握持此物。”于是,毗舍佉鹿子母至世尊处,礼拜世尊而坐
一面。世尊为一面坐之毗舍佉鹿子母说法……令生欢喜。于是,由世尊说法……而
欢喜之毗舍佉鹿子母,从座而起,礼敬世尊,右绕而去。其时,婢女忘记所持之物
而去,诸比丘见之,以此事白世尊。“然,诸比丘!拾捉起而代为收藏之。”时,世
尊以是因缘说法而告诸比丘曰:“诸比丘!于伽蓝内,见宝物或视同如宝物者,以
为‘所有者将必取回’,听许捉或令捉而收藏之。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任何比丘,除于伽蓝内外,见宝物或视同如宝物者若捉或令捉者,波逸提。”
如是,世尊为诸比丘制立学处。
三 其时,迦尸国有一给孤独居士之农村。彼居士令其侍者:“若大德来,当作施
食。”其时,众多比丘于迦尸国游行,至给孤独居士之农村。侍者遥见诸比丘前来,
见已,走近彼诸比丘,礼诸比丘言:“诸大德! 请于明日来受居士之供食。”诸比
丘默然应诺。于是,其人夜间调煮美味硬软之食,告以食时已至,并脱下指环以供
食比丘,并言:“尊师等食已,〔请〕自去,我当往农作。”而忘带指环即离去。诸
比丘见之,暗忖:“我等若去,指环当失。”因而停留于此未去。其人农作归来,
见彼诸比丘言:“诸大德!何故尚留于此耶?”其时,诸比丘以此事语其人,至舍
卫城亦以此事语诸比丘。诸比丘以此事白世尊,世尊以是因缘说法而告诸比丘曰:
“诸比丘!于伽蓝内或止宿处内,见宝物或视同如宝物者,以为‘ 此物之所有者将
必持回’ ,听许捉或令捉而藏置之。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任何比丘,除于伽蓝或止宿处内外,见宝物或视同如宝物者若捉或令捉者,波
逸提。于伽蓝内或止宿处内,比丘见宝物或视同如宝物者,以为‘ 此物之所有
者将必持回’ ,可捉或令捉而藏置之,此为斯时之如法行也。”
四(一)“任何”者!……比丘之意。
a‘“除于伽蓝或止宿处内外”者,于伽蓝或止宿处内除外。“伽蓝内”者,言有篱
园之园内、无篱园之境内。“止宿处内”者,言有篱宿舍之宿舍内部、无篱宿舍之境
内也。
“宝物”者,真珠、宝珠、琉璃、贝玉、玻璃、珊瑚、银、金、赤珠、琥珀也。
“视同如宝物”者,世人所喜受用之物,此名“视同如宝物”。
a “捉”者,若自捉者,波逸提。“令捉”者,令他捉者,波逸提。
“于伽蓝内或止宿处内〔……〕藏置之”者,应记识其色或相,藏置而告示:
“若失物者来。”若〔失主〕来此,应言:“贤者!卿之失物为何色相耶?”若所
言色或相俱相应者,当与之。若不相应者,应言:“贤者! 请〔往他处〕查索。”
若从其住处离去时,应〔将失物〕嘱付于住此之善良比丘,然后离去。无善良比丘
时,应嘱付住此之善良居士。
“此为斯时之如法行”者,此为适合此时情况之法也。
(二) 于伽蓝内或止宿处内云:“应为所有者持回。”而将此宝物或视同如宝物
者捉或令捉而藏置、视同如宝物而以亲厚想捉之、暂时捉、有粪扫物想者,痴狂者、
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杂阿含经 中阿含经 长阿含经 增一阿含经 南传相应部 南传中部 南传长部 南传增支部 南传小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