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丘戒律】141.波逸提九二〔难陀长老戒〕

简介:任何比丘不照律藏的规格作僧袍,僧袍须被剪掉和犯 波逸提.



波逸提 九二
一 尔时,佛世尊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其时,具寿难陀乃世尊之从弟,貌美而
端正,唯矮世尊四指。彼着用与佛等量之衣,长老比丘等遥见具寿难陀来,以为是
世尊,即由座而起。彼等知来者是〔难陀〕后,讥嫌而非难:“何以具寿难陀着用
与佛等量之衣耶?”以此事白世尊。时,世尊问具寿难陀曰:“难陀!汝实着用与
佛等量之衣耶?”“实然!世尊!”。佛世尊呵责:“难陀!汝何以着用与佛等量之
衣耶?难陀!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任何比丘,作佛衣量或以上者,波逸提,应切断之。佛衣量者,即长为佛?手
之九?手,宽为六?手,此为佛之佛衣量也。”
二(一) “任何”者,……比丘之意。
“佛衣”者,长为佛?手之九?手,宽为六?手也。
“作”者,自作或令作……〔参照波逸提八九. 三〕……受用者,突吉罗。
(二) 以下作、得他人之所作由切断而用、伞盖……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
犯也。
---------第十难陀戒---------
--------第九宝品小事终(注71)--------
摄颂
王宝物同住 针筒与卧?
绵坐具疥疮 雨衣及佛衣

诸大德!九十二波逸提法已诵竟。于此,我今问诸大德:“于此事得清净耶?”
再问:“于此事得清净耶?”三次问:“于此事得清净耶?” 今诸大德于此事
得清净,是故默然,我如是知解。
--------波逸提品终(注72) --------
(注1) 关于以下所见、所忍、所乐、所想,参照南传律藏一. 第四波罗夷之注。
(注2) 此故事同《 本生经》 第二十八(南传大藏经小部经典六)。
(注3) 原语kuta有诈欺之意,英译《 本生经》 为“欺瞒者”(rascal ) ; P.T.S辞典
喻为;如无角之牛,
将其角切除,始无危险。《 有部毗奈耶》 言:秃头无角。《 五分律》 为曲角
、《 四分律》 为一角。
(注4) 印契,原语mudda有计、印契、指算、记号等意。日译为“计”。次项为“数”等
于计,又因
mudda与sippa 结合,意为“印契之术”,故取“印契”。
(注5) 原语madhumeha 觉音注云:无病苦故为贵。P.T.S辞典云糖尿病。
(注6) 预流犯sotapatti是达预流果。定犯samapatti是入定。“犯”之译语虽不正当,
apatti 本来是“达”“到”之意,有犯戒律罪之意,故以此语译为犯也。
(注7) 原语yakara , ya 或耶音之意。以ya 附于人名之后即有轻侮之意。例如dasiya,
gumbiya , 次如bhakara 亦同。
(注8) 参照南传律藏一. 第三僧残之注。
(注9) 依觉音注∶句(pada)者,偈中一句之意。随句(anupada)者,第二句。随字(
anvakkhara)者,一一之字。随味(anubyanjana)者,谓后之意义同于前之意义者;一一之字
、随字、字之集合成为随味;字与随味之集合成为句。第一句言句,第二句云随句。
其次,关于此四者,以诵法而言,第一句者,若诵成偈之法:“诸法由心司
。”如此一一之
句与沙弥共诵而共始共终。第二之随句者,长者先诵“诸法由心司”,沙弥
才诵此句,其次之
句“心最胜”“由心而生起”与沙弥共诵,此言别始而共终。第三之随字者
若言诵rupam anic
‖cam(色无常)时,仅在开始之ru音共唱即止。第四之随味者,诵∶“色无
常,受无常”之
经,长老诵“色无常”。沙弥即随诵“受无常”。无常句是令出声如两者之
共诵。凡此等应其
句、随句等之数而成为波逸提。又句、随句等之译语依《 善见律》(参照
《 善见律》卷十五)。
(注10) 底本之原语gandha ,依暹罗本及《 善见律》 应为gantha 。
(注11) 覆(Channa ),覆盖上部,障(paricchanna ) ,覆盖周围,大部分(
yebhuyyena ) ,一半以上。
(注12) 此戒参照第四波罗夷(律藏一. 一一八页以下)。
(注13) 原语ovattha,辞典无,若依巴利《善见律》第十四波逸提下注是被雨雪所濡。(参照
Samantapasadika V01 .工V . p772)。Childers 之辞典有ovvtta字。
(注14) 原语bhutagama北传汉译律藏译为鬼神村、有情村等,树有宿鬼(树神),草木宿
有虫类,故云。
(注15) 原语aropite“与异语罪”者,僧众依羯磨而认定作异语者,行此羯磨尚未述罪时
,波逸提,今谓未行此羯磨时。
(注16) 以下之名依《善见律》之译语。其构造参照汉、巴《善见律》;在《 四分律》为
五种绳床,即:旋脚、直脚、曲脚、入陛、无脚。
(注17) 脱脚床(ahaccapadaka-manca),床或椅子安装容易脱下之脚。
(注18) 于patimokkha在此处有sahasa,暹罗本没有。见北传汉译律藏《 四分律》 仅为
“若坐若卧”,《 五分律》 为“用力坐卧”以添sahasa字译之。
(注19) 此戒之意义是作窗或门四方之木(横木)周围,得以坚固门窗故,覆数重而涂之
;此处以外覆二、三重或以下。此见《善见律》云:“门之两边及上头二肘半得重泥,
若门高而下有壁亦得重泥,a窗之四面亦得重泥。”
(注20) 栅栏,原语papancapatthika意为栅栏,日译为“布条”。
(注21) 原语mahhena chadentassa, pariyayena chadentassa,《善见律》译为纵覆、
圆覆,《 四分律》为纵覆、横覆。依觉音注,纵覆者不周而直覆之,覆以石、瓦、粘土等
。横覆者周覆,
而覆以草、木叶等。
(注22) 原本为dhata,此依暹罗本及巴利《 善见律》 读为dhata。
(注23) 诸姊,原语bhaginiyo,日译为“诸师”。
(注24) 原语arapathe未见于辞典。依巴利《善见律》注sucim pavesetva pavesetva niharane译之。
(注25) 大众会时(mahasaamaya,下面说明之意:乃三人以下之比丘行乞得食可过活。四
人以上则施食少,不得过活之意。如因比丘集多数人于同一村,在家人不得施食于全部
之行乞者,而废施食时,或饥馑时,甚多比丘行乞不得(《 善见律》 谓大饥馑时),是时,难得食,故受别众之请(参照《 十诵律》)。
(注26) 一起,原语ekato ,日译为“一人”。
(注27) 原本abbhatireka ,暹罗本仅为atireka 。
(注28) 以下戒文言足食之条件,所谓足食;( 1)比丘坐于取食之座。(2)运来五正食
之一。(3)以此近立
而侍奉。(4)充分之供食。(5)对侍奉人说:“充分”而拒,为人所认同
时,此为五缘之足食。
北传汉译律藏亦举出五缘,( 1)除去,加第五舍威仪(身离本处)即食已
,由座而起。Rhys Davids
教授之英译戒本(S.B.E. Vol, XIII) bhuttavi pavarito译为once
finished his meal, though
still invited (to continue eating),北传汉译律藏“足食”之意,由前
述之注释即可明白。
(注29) 以下为残食(atiritta)之条件,即成残食法之条件。足食比丘得受残食,是病
者之残食,或特行残食法。残食法者,已取食之比丘而未起坐以自手持非不净之食,食少分之后:“此食我皆不须,与汝”,对伸手内(二肘半)之比丘言而成就,伸手内之比丘(请残食法者)可得此食,
故不适此者,即不成就残食法。
(注30) 要求,原语pannapetva意为指示、通知。日译为“乞”。
(注31) sabba-pamsukulika始自衣服、饮食、卧具、药乃至杨枝之生活资具,一切由粪
扫物(他人之废弃物)得者。
(注32) 原语vadhara 辞典无,觉音注为vathara ,“大而身坚实者”,今依此而译。
(注33) 四种大污物(cattari mahavikkatani)..粪、尿、灰、粘土,此等被蛇咬伤时
使用。有给侍,则
令彼授与,无则自用(参照Mahavagga Vl . 14 . 6 )。
(注34) 原语bahiralepam意义不详,故如此暂译,原本bahiralepam是误写。
(注35) 原语sabhojana 觉音之注(1 ) saha ubhohi janehi,“二人共”之意,( 2 )
sabhoga “有食”之意,即起欲念之男子以女子为食,女子以男子为食。《 四分律》 亦译为“食家”而如此注释。食家
是隐语,指男女起情欲。戒本之英译注言应译为“a household still
given to pleasure”“fondof good food”
(注36) 原语hatthapasam,水野巴利语辞典为“投石所及之处”。日译为“舒手”。
(注37) pitthivamsa,P.T.S.辞典云 a certain beam in a building,觉音之注云;“
由此以示行过中央。”(“背竹”,以竹为室内之围屏,可以靠身,所以称为“背竹”吧
(私见)。)
(注38) 原语ussadiyittha 是“余”之意,觉音注为“可持归”。《 四分律》 、《 五
分律》言“不得食”,余者为不可食。暹罗本以此为ussariyittha “令持归”之意。
(注39) 《 五分律》云“行路经村落”,如同受请往其家,道中经过他家时之谓。次亦同意义。
(注40) patikkamana 在P.T.S辞典为 a hall with seats of distinction,于第三十四
波逸提中,暂译为“分座堂”。
(注41) pavarereti 云可以恣意乞食而招请,请四个月药者,〔 在家者〕 申请四个月间
应其必要,任何时间皆可与。此言药(bhesajja〕者,谓酥、油等之食物。
(注42) 原本虽有“…annatra miccapavaranaya. tato ce uttari……,tato以下应续上
去不可切断。
(注43) rattipariyanta日数(期间)限制之意。
(注44) 依注,象有乘者四人,各足有护卫者二人,计十二人;马有乘者一人,二人护足,
故为三人;
车有御者一人,斗者一人,护楔者二人,计四人。象、马、车之最后面,有
持武器之步兵四
人,此一组称为具四兵之军(caturangasamannagata sena)。
(注45) 日没时,原语atthangate 日译为“日明时”。
(注46) 模拟战,原语uyyodhikam日译为“合战”。
(注47) 此等,原语ettaka日译为“多”。
(注48) 依觉音注,为增体力,以少量之酒调汤而饮者,不犯。
(注49) 原本为kancikam 日应如暹罗本kanjikam。
(注50) 原本…antaradhayeyya va tam va na sikkhitukamo…应如暹罗本…va tam…为…
vatitam…。
(注51) 原语jotike在觉音注为“pattapacanasedakammadisu jotilarane”,或许相当于《 四分律》
《 五分律》 所云薰?。
(注52) 注云:遇虎或其他恶兽时而燃火之谓。
(注53) 粉药(cunna)、粘土(mattika),皆涂身化妆品或洗洁品。Mahavagga Vl,9 粉药
是病者用,粘土是无病者用。
(注54) 于此言“应取”(adatabba)。依觉音注,所谓点净者,衣不全部染,仅染四角或
一角。北传汉译律藏《 善见律》亦云“以此三种色点下如麻子大”。于此,云衣全部染坏
色为染净。北传汉
译律藏《 五分律》与巴利同云“点净”,《四分律》、《十诵》云“染净”
为主,《僧祇律》有“染
净”与“点净”二种。
(注55) 坏色(dubbanna-karana)破坏世人所好之纯色,而成为世人所不好之间色。故以
下之青、泥、黑褐等皆非纯色。
(注56) 对于青、泥、黑褐,见北传汉译律藏。《四分律》、《五分律》、《僧祇律》为
青、黑、木兰色;《 十诵律》 为青、泥、西;《 有部律》 摄为青、泥、赤;《 僧祇律》 云
∶黑者泥也。如此,
依北传汉译律藏所云,泥者似黑色也。然kalasamam非黑色,宁可视为赤褐色
即木兰色,今从此。然Rhys Davids译为dark blue, mud, black, Gogerly 亦为
green,mud, black 都译为黑色。依此,泥为褐色即木兰色也。
(注57) 净施(vikappeti, vikappana)者,将准许所有财产以外之多余财物施与他人而
免其罪。此时有两种:实际施与或形式施与。(参照《四分律》真实净施、展转净施下之本
文)。实际施与时,对方若不还与者,即不可着用,即此戒之意。
(注58) 施舍,原语vissajjeti日译为“保管”。
(注59) 依注,因见杂乱以为沙门之不正,想教他后交出还他而藏置之。
(注60) 原本“… vinayadharan ti panditam byattam medhavim…”应如暹罗本
” … vinayadharam panditam medhavim…”。
(注61) 与前面相同,应从暹罗本。次文亦同。
(注62) 原本“……uddissamane ne sadhukam atthikatva…”之ne是na的误写。
(注63) 原语chandam dadati于僧伽开会时,若欲缺席即委讬他比丘,于执行议事时,传
其同意之旨。北传汉译律藏作“与欲”。
(注64) 原本yathasantatam应作为yathasanthutam,以下戒文中之语亦同。
(注65) 此处之原文“putto va pitaram pattheti…”觉音之注为“内部发见以求杀”,
在《 十诵律》 为
“王子欲杀王,此中有不喜之人,想比丘所作,而作是念云云”,依此译之。
(注66) 原本anupakuttho是anupakkuttho之误写。
(注67) 上衣,原语uttarasanga译为郁多罗僧,可能令人误以为出家上衣,故译为“上衣”。
(注68) 原本surakatham是surakatham之误写。暹罗本、大品及其他长部等皆为surak。
(注69) 原本为nanatthakattham是nanattakatham的误写。
(注70) 参照(注16)。
(注71) 暹罗本无此句。
(注72) 原本无此句,依暹罗本补之。波罗夷品、僧残品等之原本皆有。
杂阿含经 中阿含经 长阿含经 增一阿含经 南传相应部 南传中部 南传长部 南传增支部 南传小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