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丘戒律】16.僧残十二〔恶口戒〕

简介:如果一个比丘因性格而难受他人训诫,在合乎戒律的规则下被他人训诫而不受,如果超过三次仍不改, 犯 僧残.



僧残 十二 1
一 尔时,佛世尊在憍赏弥〔国〕瞿师罗园。尔时,长老阐陀为不善行。诸比丘如
是言:“友!阐陀!勿为如是,此非净法。”彼作是言:“友!汝等以为有何可言
我乎?我可教汝等也。佛是我等所有,法是我等所有,我等之圣主已得此法。譬如,
大风吹草、叶、树片之秽物,集于一处;又,犹如诸川流山间之水草、青苔,集于
一处;如是,汝等由种种名、种种姓、种种生、种种家而出家,集于一处也。汝等
以为有何可言我乎?我应教汝等。佛是我等所有,法亦是我等所有,我等之圣主已
证法。”诸比丘中少欲者……非难:“为何长老阐陀由诸比丘如法言之,而以己为
不可言乎?”尔时,彼诸比丘以此事白世尊。“阐陀!汝实由诸比丘如法言之,而以
己为不可言乎?”“实然!世尊!”佛世尊呵责:“愚人!为何由诸比丘如法言之,
而以己为不可言乎?愚人!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
此学处──
若比丘恶口性,于系属教诚中之学处,由诸比丘如法语之,而作自身不可共语,
〔言:〕‘尊者!对我勿说任何事若善若恶,我对尊者亦不说任何事若善若恶。
尊者等,应禁止语我。’ 诸比丘应对彼比丘作如是言:‘ 尊者!勿以己为不可
共语。尊者!应以己为可共语。请尊者对诸比丘亦如法语之,诸比丘亦对尊者
如法语之。如是,佛弟子众由相互语、相互勉励而增长。’
诸比丘对彼比丘作如是言已,尚固执者,诸比丘为令彼比丘舍其执,应三次谏
告。至三次谏告时,若舍则善,若不舍则僧残。”
二 “若比丘恶口性”者,恶语而具有恶语之行法,不认许、不受〔他人之〕教诫。
“于系属教诫中之学处”者,于波罗提木叉中所含之学处。
“由诸比丘”者,由其他之诸比丘。
“如法”者,依世尊所说之学处名为如法。
由彼等言之,而以己为不可共语,〔言:〕“诸尊者!勿以若善若恶任何事语我,
我亦勿以若善若恶任何事语诸尊者等。诸尊者!应禁止语我。”之谓。
a “诸比丘”者,由有所见闻之其他比丘,彼等应如是言:“尊者!勿以己为不
可共语。尊者!己应可共语。尊者亦可如法语诸比丘,诸比丘亦如法语尊者。如是,
佛弟子众实应如此相互语、相互勉励而增长。”
应二次言……乃至……三次言……乃至……若舍则善,若不舍则突吉罗。闻而
不言者突吉罗。彼比丘当被引至僧中劝告:“大德!勿以己为不可共语 ……乃至……
大增。”应二次言之……乃至……三次言之……乃至……若舍则善,若不舍则突吉
罗。
彼比丘当于〔僧中〕被谏告之。“诸比丘!当如是谏告。应由一总明贤能之比丘
于僧中唱言:
‘大德僧!请听!此某甲比丘由诸比丘如法语之,而以己为不可共语。彼不舍
其事,若僧时机可者,僧为令某甲比丘舍其事而谏告之。’如是表白。
‘大德僧!请听!此某甲比丘……我如是知解。’”
由白突吉罗、二羯磨语偷兰遮、羯磨语竟者僧残。僧残罪者,除白突吉罗、二羯磨
语偷兰遮外。
a'“彼比丘”者,彼恶口性之比丘。
“僧残”者!……乃至……是故亦云“僧残”。
( J )于法羯磨有法羯磨想而不舍者,僧残;于法羯磨有疑念……于非法羯磨
有非法羯磨想者,突吉罗。
(二)不被谏告者、舍者,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恶口僧残十二终───
1 此戒及下一条戒之顺次,唯与《五分律》同,其他北传汉译律藏诸律皆相反。
杂阿含经 中阿含经 长阿含经 增一阿含经 南传相应部 南传中部 南传长部 南传增支部 南传小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