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丘戒律】17.僧残十三〔污家戒〕

简介:如果一比丘是村庄或镇里家庭的腐败者,他的行为是卑鄙的。当这事被看见和听见,而那些受害家庭被看见和听见。如果他被训诫三次仍不改,犯 僧残.



僧残 十三
一(一) 尔时,佛世尊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时,名为阿湿婆富那婆娑之无耻
恶比丘,住鸡?山邑。彼等行如是非法行──自植花树又教人植、自洒水或教人洒、
自摘花或教人摘、自结花或教人结、作一华茎之华鬘或教人作教人作、作二华茎之华鬘或
教人作、作如枝华茎之〔华鬘〕或教人作、作花环或教人作、作耳环或教人作、作
头饰或教人作、作胸饰或教人作;彼等为良家之妇、为良家之女、为良家之童女、
为良家之媳妇、为良家之婢,运一华茎之华鬘或教人运、运二华茎之华鬓鬘或教人运、
运如枝华茎之华鬘或教人运、运花环或教人运、运耳环或教人运、运胸饰或教人运、
运头饰或教人运也;彼等与贵家之妇、女、童女、媳妇、婢,同食一器、同饮一器、
同坐一座、同卧一床、同卧一地毯、同卧一被盖、同卧一地毯被盖;于非时食、饮
酒、挂华鬘、涂香油、或舞、或歌、或语、或戏乐、或彼等亦伴女人舞、女人以舞
伴彼等歌、女人以舞伴彼等语、女人以舞伴彼等戏乐、女人以歌伴彼等舞……女人
以语伴彼等舞……女人以戏乐伴彼等舞……女人以戏乐伴彼等戏乐。
(二)耽于八目碁、或耽于十目碁、或玩无盘碁、跳间游戏、拔取、掷骰、棒打、
看手相、抛球、叶笛、玩锄、倒立、玩风车、玩竹、玩车、玩弓、猜文字、猜他心、
占签;或学象 1 、学马、学车、学弓、学剑,又跑于象前、跑于马前、跑于车前,
或跑去跑回、勇猛、拍手、摔角、拳斗;又于舞台上摊开僧伽梨,对舞女言:“妹!
在此上舞。”又喝采 2 ,又行种种恶行。
(三)尔时,一比丘于迦尸安居已,为见世尊,往舍卫城之途中,至鸡?山邑。
时,其比丘晨着下衣,持外衣与钵,为乞食而入鸡?山邑,于进退瞻前顾后,手之
屈伸皆整齐端庄,细目低视,威仪具足。众人见彼比丘而如是言:“此是何者?似
懦弱而愚直,常无笑容。。彼至时,谁肯与食?我等之尊者阿湿婆富那婆娑之徒,温
和可亲、有悦人之语、满面笑容而行,云:‘来!善来!’面非无表情,明朗而自
启话头,言易解有趣之语,正应与彼等食物也。”一优婆塞见其比丘乞食于鸡?山,
至其比丘处,顶礼而言曰:“大德!得食乎?”“贤者!不得食。”“大德!来!请
至我家。”
(四) 于是,优婆塞陪比丘至其家,供食已,作如是言:“大德!将往何处?”
“贤者!我为拜世尊往舍卫城也。”“然,大德!代我礼世尊足,而请言如是:‘尊
师!鸡?山邑之住处被污染。鸡?山居住者,名阿湿婆富那婆娑是无耻之恶比丘也,
彼等行如是之恶行……又为种种之非法行。尊师!众人先前有清净信心者,今已不
净而无信心;又,前有布施僧伽之道,今已断矣!善比丘离去,只住恶比丘。尊师!
愿世尊遣诸比丘于鸡?山,重整鸡?山之住处。’”
(五)“诺!贤者!”比丘许诺其优婆塞,从座而起,往舍卫城去。渐至舍卫城
祇树给孤独园,至世尊处。至已,礼世尊而退坐一面。与诸客比丘相互亲切致意,
乃诸佛世尊之常法。尔时,世尊问其比丘曰:“比丘!诸事安适耶?易得食耶?长
途而来不疲倦耶?汝由何处而来耶?”“世尊!诸事安适,易得食,我长途而来不疲
倦。世尊!我于迦尸住安居已,欲来舍卫城见世尊,途中至鸡?山邑。世尊!时,
我于晨着下衣,持上衣与钵,为乞食而入鸡?山邑。一优婆塞见我行乞食,乃至我
处,行礼而曰:‘尊者!得食乎?’‘贤者!不得食’‘尊者!来!请至我家!’
如是,世尊!其优婆塞陪我至其家,供食已,而如此言:‘尊者!欲往何处耶?’
‘贤者!我为见世尊至舍卫城去。’‘然……重整鸡?山之住处。’世尊!我因此而
来也。”
(六) 尔时,世尊以是因缘令集比丘众而问诸比丘曰:“诸比丘!实有鸡?山邑
之住者,名阿湿婆富那婆娑是无耻恶比丘,彼等如是行恶行──自植华树……乃至
……行种种非法行耶?诸比丘!先前清净而……住恶比丘耶?”“实然!世尊!”佛
世尊呵责:“诸比丘!为何彼等愚人行如是恶行──自植华树或教人植……乃至
……行种种恶行耶?诸比丘!此非令未信者生信……。”呵责已、说法已,告舍利
弗及目连曰:“舍利弗等!汝等至鸡?山邑,往阿湿婆富那婆娑比丘处,举行驱出鸡?山之
羯磨。盖彼等是汝等弟子故。”“世尊!我等如何与阿湿婆富那婆娑比丘举行驱出鸡
?山之羯磨?彼等比丘〔甚是〕凶恶粗暴也。”“然,舍利弗等!汝等与众多比丘去。”
“然!”舍利弗及目连对世尊应诺。
(七)“诸比丘!应如是为。先警告阿湿婆富那婆娑之徒;警告已,使之忆念;
使忆念已,而令其自白其罪;自白其罪已,应由一聪明贤能之比丘于僧中唱言:
‘大德僧!请听!此阿湿婆富那婆娑比丘秽污俗家而行恶行,彼等之恶行被见
且被闻,被彼等所秽污之俗家亦被见且被闻。若僧时机可者,举行羯磨,从鸡
?山驱出阿湿婆富那婆娑比丘。阿湿婆富那婆娑比丘不得住鸡?山。’ 如是表
白。
‘大德僧!请听!此……见且被闻。僧伽举行羯磨,从鸡?山驱出阿湿婆富那
婆娑比丘。阿湿婆富那婆娑比丘不得住鸡?山。诸大德中,,对于阿湿婆富那婆
娑比丘不得住鸡?山,并作驱出鸡?山之羯磨,忍者默然,不忍者请说。我再
言此事……乃至……三次言此事,大德僧!请听……请说。
对阿湿婆富那婆娑比丘,由僧伽举行驱出鸡?山之羯磨。阿湿婆富那婆娑比丘
不得住鸡?山。僧已忍,是故默然,我如是知解。’”
(八)尔时,以舍利弗与目连为首之比丘众至鸡?山邑举行羯磨,将阿湿婆富那
婆娑比丘驱出鸡?山。阿湿婆富那婆娑比丘不得住鸡?山也。彼等由僧伽作驱出羯
磨而不如法离去,不落发、不赎罪、不乞求诸比丘恕罪。〔却〕反而责骂诽谤〔诸比
丘〕是随爱、随瞠、随痴、随怖之行恶行。〔然后〕或离去〔住处〕,或还俗也。
诸比丘中少欲者……非难:“为何阿湿婆富那婆娑比丘由僧伽作驱出羯磨,而
不如法离去,不行免罪之道,不乞求诸比丘恕罪;反责骂诽谤诸比丘是随爱、随瞠、
随痴、随怖之行恶行,或离去或还俗耶?”
如是,诸比丘以此事白世尊。〔世尊曰:〕“诸比丘!阿湿婆富那婆娑由僧伽举
行驱出羯磨,而不如法离去……乃至……还俗耶?”“实然!世尊”世尊呵责……
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若比丘依村或城镇而住,以恶行秽污俗家。彼之恶行被见且被闻,由彼所秽
之俗家亦被见且被闻。诸比丘应对彼比丘作如是言∶‘尊者是恶行秽污俗家
者,尊者之恶行被见且被闻,又由尊者所秽污之俗家亦被见且被闻。尊者!请
离去此住处!尊者!不得再住此处!’诸比丘如是言彼比丘已,比丘对诸比丘
作如是言:‘诸比丘是随爱、随瞠、随痴、随怖。对如是罪,或者驱出,或者
不驱出。’诸比丘应对彼比丘作如是言:‘尊者!勿作如是言,诸比丘非随爱、
非随瞠、非随痴、非随怖。尊者以恶行秽污俗家,尊者之恶行正被见且被闻,
由尊者所秽污之俗家亦被见且被闻。尊者!离去此住处!尊者!不得再住此
处。’
诸比丘对彼比丘如是言已,尚固执者。诸比丘为令彼比丘舍其执,应三次谏告。
至三次谏告时,若舍则善,若不舍则僧残。”
二 “若比丘依村或城镇”者,村和镇以及城市,即村和城镇。
“依……〕住”者,依此而有衣服、饮食、房舍、病资具药物。
a “秽污俗家 3 ”者,以花、果、粉药 4 、粘土、杨枝、竹、药、作使者,以秽
污俗家之〔净信〕。
a'“俗家”者,有四家,即刹帝利家、婆罗门家、吠舍家、首陀罗家。
“恶行”者,植华树、又令植,洒水、又令洒,摘花、又令摘,结花、又令结。
“被见且被闻”者,被当前者所见,非当前者所闻。
“由彼所秽污之俗家”者,以前清净,因彼而不清净,故由信而成不信。
“被见且被闻”者,被当前者所见,非当前者所闻。
b “诸比丘”者,应由有所见闻之其他比丘言:“尊者是污俗家之恶行者,尊者
之……勿再住此处。”彼比丘由诸比丘如是言之,而对彼诸比丘作如是言:“……
不驱出。”
b ’“彼比丘”者,云污秽俗家之比丘。
c “诸比丘”者,应由有所见闻之其他比丘言:“尊者!勿如是言……尊者勿再
住此处。”应二次言之……乃至……三次言之……乃至……若舍则善,若不舍则突
吉罗。闻而不言者突吉罗。彼比丘当被引至僧中而言:“尊者!勿如是言……尊者
勿再住此处。”应二次言之……乃至……三次言之……乃至……若舍则善,若不舍
则突吉罗。彼比丘当〔于僧中〕被谏告之。“诸比丘!当如是谏告。应由一总明贤能
之比丘于僧中唱言:
‘大德僧!请听!此某甲比丘,由僧举行驱出羯磨,〔而言:〕“诸比丘随爱、
随瞠、随痴、随怖之行恶行而不舍其事。”若僧时机可者,僧为令某甲比丘舍
其执而谏告之。’ 如是表白。
‘大德僧!请听!……知解。’”
由白突吉罗……除〔白突吉罗……〕偷兰遮外。
c ’“彼比丘”者,被作羯磨之比丘。
“僧残”者,僧众对于其罪而给与别住,令其返归原来〔之状态〕,给与摩那埵
〔而后〕回复清净,非数人、或一人〔之所业〕,是故云“僧残”。对其罪聚之羯磨
之同义语,是故亦云“僧残”。
三(一) 于如法羯磨有如法羯磨想而不舍者,僧残;于如法羯磨有疑念……于非
法羯磨有非法羯磨想者,突吉罗。
(二)不被谏告者、舍者,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污家僧残十三终───

诸大德!十三僧残法已诵竟。〔前之〕九是从最初?成罪,〔后之〕四是至三次
方成罪。比丘犯以上任何一项,知而覆藏几日,则依其日数,彼比丘虽非愿意
亦当别住。别住竟,比丘更于六夜,应入比丘之摩那埵。比丘摩那埵竟,此处
若有二十人之比丘僧伽时,可许彼复权。若二十人,虽缺少一人(即十九人)
之比丘僧伽,欲使其比丘复权,彼比丘亦不得回复。又其诸比丘应受呵责,此
乃于此时之如法行也。
于此,我今问诸大德:“于此事得清净耶?”再问:“于此事得清净耶?”三
次问:“于此事得清净耶?”今诸大德于此事得清净,是故默然,我如是知解。
───僧残十三终───
摄颂
出精身触粗语 为己赞淫欲法
媒嫁造房精舍 无根类似破僧
助破恶口污家 此为十三僧残
───十三〔僧残〕章终───

1 学象(hatthismim pi sikkhantiO), 依觉音注,是学占象术。次之学马、车亦同样。
2 喝采(nalatikam pi denti), Rhys Davids 之《巴英辞典》为“作不悦脸色”。若依注:“言
【善哉!善哉!姊!】而以指立于己之额,更以指立于女人之额。”今依此译为喝采。
3 秽污俗家(kuladusako)由己之恶行秽污俗家之净信,以僧众之华果持〔取〕与一居士时,
如俗情之交往,即是秽污。如第四波罗夷一(三)所说之第四贼是也。
4 粉药(cunna)、粘土(mattika),皆用于沐身、颜面之化妆品。若依大品六. 九,前者是用于病
者,后者是用于无病者。
杂阿含经 中阿含经 长阿含经 增一阿含经 南传相应部 南传中部 南传长部 南传增支部 南传小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