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丘戒律】34.舍堕一五〔坐卧具戒〕

简介:当比丘在做一条坐毯时,须依律藏规定,不然犯 舍堕.



舍堕 一五
一(一)尔时,佛世尊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时,世尊对诸比丘曰:“诸比丘!
我欲入静处三月,除一送食比丘外,任何人皆不应至我处。”“诺!世尊!”诸比丘
应诺世尊,除一送食比丘,谁皆不至世尊处。
尔时,舍卫城僧制规约:“友!世尊欲入静处三月2 。‘除一送食比丘外,谁皆
不许至世尊处。’若至世尊处者,应处以波逸提。”时优波斯那朋健陀子率众至
世尊处,顶礼世尊,退坐一面。与客比丘互相问讯,乃是诸佛之常法。世尊对退坐
于一面之长老优波斯那朋健陀子如是言:“优波斯那!诸事安稳否?乞食易得乎?
长旅而来不疲倦乎?”“世尊!我等轻安,乞食易得,远路来而不倦也。”时,长老
优波斯那之弟子比丘坐近世尊。时,世尊对其比丘曰:“比丘!汝喜粪扫衣乎?”
“世尊!我不喜粪扫衣。”“比丘!汝何故是粪扫衣者?”“世尊!我和尚是粪扫衣
者,故我亦是粪扫衣者。”尔时,世尊对长老优波斯那朋健陀子如是曰:“优波斯
那!汝此徒众实甚可爱。优波斯那!汝如何教导此众乎?”“世尊!若来向我求出家
者,我即如是言:‘贤者!我是住阿兰若者、乞食者、粪扫衣者,若汝亦住阿兰若
者、乞食者、粪扫衣者,我当许汝出家。’彼若应诺者,许出家;不应诺者,不得
出家。来求依止我者,我即如是言:‘贤者!我是住阿兰若者、乞食者、粪扫衣者,
若汝亦住阿兰若者、乞食者、粪扫衣者,我与汝依止。’彼若应诺者,我与依止;
不应诺者,不与依止。世尊!我如是教导此众。”
(二)“善哉!善哉!优波斯那!善哉!优波斯那之率众。优波斯那!汝于舍卫
城知僧之规约乎?”“世尊!我于舍卫城不知僧之规约。”“优波斯那!舍卫城由僧
自作规约:‘友!世尊欲入静处三月,除一送食比丘外,任何人不得至世尊处。’
若至世尊处者,当处以波逸提。”“世尊!舍卫城之僧自制规约乎?我等于〔世尊3 〕
所未制不得制;又,已制者不得废,取〔世尊〕所制立学处而实行4 。”
“善哉!优波斯那!未制者不应制,已制者不应废,取所制立学处而实行。优
波斯那!诸比丘中住阿兰若者、乞食者、粪扫衣者,听许随意来见我。”
尔时,众多比丘立于门外。“我等处分长老优波斯那朋健陀子以波逸提。”时,
长老优波斯那率众从坐而起,顶礼世尊,右绕而去。其时,诸比丘对长老优波斯那
如是言:“友!优波斯那!汝于舍卫城知僧之规约乎?”“友!世尊亦如是言我曰:
‘汝〔于舍卫城〕知……而实行。’友!世尊言:‘诸比丘中住阿兰若者、乞食者、
粪扫衣者,听许随意来见我。〕”其时,彼等诸比丘〔言:〕“长老优波斯那所言是
实,‘未制者不得制,已制者不得废,取所制立学处而实行。’”
(三) 诸比丘闻世尊言:“阿兰若比丘、乞食比丘、粪扫衣比丘,听许随意来见
我。”诸比丘因欲见世尊,舍其卧具,受持5 阿兰若者分、乞食者分、粪扫衣者分。
时,世尊与众多比丘巡行房舍,见处处舍去卧具而言诸比丘曰:“诸比丘!何故此
等卧具于处处舍之耶?”时,诸比丘以此事白世尊。时,世尊以是因缘说法而告诸
比丘曰:“然,诸比丘!以十利故,我为诸比丘制立学处,为摄僧、为僧安乐……
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若比丘,作座卧具,以坏色故,应从旧卧具之边缘取入一佛?手。若比丘不从
旧卧具取人一佛?手,而令作新座卧具者,尼萨耆波逸提。”
二a ’“作”者,自作或令他作之时。
“座具”者,谓座垫。
“卧具”者,摊开而制作者,非织物也。
b ’“以坏色故,从〔……〕边缘取入一佛?手”者,为坚固而应切取周围或四隅,
铺敷在〔新卧具〕之一处,或擘松而铺敷6。
a “旧卧具”者,铺过一次或用过一次。
b “若比丘,不从旧卧具〔之边缘〕取入一佛?手”者,若不从旧卧具之边缘取
入一佛?手而自作或令作新座卧具,当豫备作时,突吉罗;作已,是舍堕。应舍于
僧、别众或人。“诸比丘!应如是舍:‘诸大德!此座卧具,由我非从旧卧具之边缘
取入一佛?手而作之物,应舍之。我今以此舍于僧。’‘〔僧〕当还与。’‘〔别众〕
当还与。’‘我当还与大德。’”
自作未作成而自令作成者,舍堕……〔见舍堕十一〕……为他人作或令作者,
突吉罗。
从旧卧具之边缘取入一佛?手而作、不得时取入小量以作之、不得时不取入而
作之、由他人作而获得受用者,作伞盖、地毯、幕、长枕、枕,痴狂者、最初之犯
行者,不犯也。
杂阿含经 中阿含经 长阿含经 增一阿含经 南传相应部 南传中部 南传长部 南传增支部 南传小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