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丘戒律】37.舍堕一八〔金银戒〕

简介:任何比丘拿取金银,或使人拿,或允许人放在他身旁,犯 舍堕.



舍堕 一八
一 尔时,佛世尊在王舍城迦兰陀竹林园。时,长老优波难陀释子为王舍城一常施
食檀越家之比丘,凡是在此家得嚼食、瞰食,其中必留长老优波难陀释子之分。一
日将晚,其家有肉,留优波难陀释子之分。其家之儿至夜晓时起而哭曰:“与我肉!”
时,居士对其妇曰:“大德之分与儿,我等别购与大德。”
时,长老优波难陀释子于晨着下衣,持上衣与钵,至其家,在已设座位上坐。
尔时,其居士至长老优波难陀之前敬礼而退于一面坐。一面坐已,彼居士如是言长
老优波难陀释子曰:“大德!昨晚得肉,从其中为大德留置一分。大德!至夜晓时,
此儿起而哭曰:‘与我肉!’故以大德之分与儿。大德!可以一钱持来何物耶?. ”
“贤者!此一钱为我留存乎?”“然!为大德留存之。”“贤者!其一钱当与我。”
如是,居士与长老优波难陀释子一钱而讥嫌非难:“恰如我等持金钱,彼等沙门释
子亦如此受持金钱。”诸比丘闻居士之……非难。诸比丘中少欲者……非难:“何
以长老优波难陀释子欲受持金钱耶?”如是,诸比丘以此事白世尊。“优波难陀!汝
实受持金钱耶?”“实然!世尊!〕 佛世尊呵责:“愚人!何以汝欲受持金钱耶?愚
人!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任何比丘,自捉金银及钱,或令捉之,或受其留置者,尼萨耆波逸提。”
二“任何”者,……即此所谓“比丘”之意。
a' “捉”者,自取者舍堕。
“金银”者,言黄金〔等〕 。
“钱”者,迦利沙槃钱、铜钱、木钱、树胶钱等,言一般所通用者。
a “令捉”者,令他取之者舍堕。
“受其留置者7 ”者,云:“此乃大德之物。”而〔 为他〕留置(保存)者,
受之,舍堕。
应舍于僧中。“诸比丘!应如是舍:其比丘至僧中,偏袒右肩,礼上座比丘足,
胡跪合掌白如是:‘诸大德!我捉(取)金钱,应舍之。我今以此舍于僧。’舍已,
自白忏悔其罪。应由一聪明贤能之比丘摄受其罪。若此有净人或优婆塞来时,彼应
如是言:‘贤者!知此。’若彼虽言以此持来何物,亦不得言:‘持来如斯如斯之
物。’当示酥、油、蜜、石蜜等净物。若彼由其〔钱〕交换净物而持来,则除捉(取)
金钱之比丘,所有之人皆可受用。如是得此者可;若不得者,彼当言:‘贤者!应
舍之。’ 若彼舍即可;若不舍者,应选具足五法之比丘,任舍金钱〔之比丘〕。即无
爱行、无瞠行、无痴行、无怖行、知舍不舍也。
诸比丘!当如是选任。初,乞请其比丘,乞请已,应由一聪明贤能之比丘于僧
中唱言:
‘大德僧!请听!若僧时机可者,僧选任某甲比丘为舍金钱〔比丘〕。’如是表
白。
‘大德僧!请听!僧选任某甲比丘为舍金钱比丘。诸大德中,选任某甲比丘为
舍金钱比丘,忍者默然,不忍者请说。僧选任某甲比丘为舍金钱比丘竟。僧已
忍……知解。’”
由其所选任之比丘,当不作相8 而投之,若作相以投者,突吉罗。
于金银有金银想而捉金银者,舍堕;于金银有疑想而捉金银者,舍堕;于金银
有非金银想而捉金银者,舍堕。
于非金银有金银想者,突吉罗;于非金银有疑想者,突吉罗;于非金银有非金
银想者,不犯也。
于僧园内或于住处自捉或令捉而藏之言:“所有者当持去。”痴狂者、最初之
犯行者,不犯也。
杂阿含经 中阿含经 长阿含经 增一阿含经 南传相应部 南传中部 南传长部 南传增支部 南传小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