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丘戒律】49.舍堕三〇〔回入戒〕

简介:任何比丘在知道的情况下将给僧团的利益转为自己的,犯 舍堕.



舍堕 三〇
一 尔时,佛世尊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尔时,于舍卫城有一集团为僧伽备衣食,
云:“我等供奉衣食。”时,六群比丘至其集团处而作是言:“贤者!此衣与我等。”
“大德!我等不能与,我等每年备衣与食布施僧。”“贤者!众僧有多施主,而有多
食。我等唯依止于汝等,见汝等而住此处。汝等若不与我等,谁与我等耶?贤者!
此衣与我等。”
时,其众人豫备之衣被六群比丘强索,而全与六群比丘,〔仅〕以食供养众僧。
诸比丘中,知为众僧豫备衣食,而不知〔衣〕与六群比丘者作是言:“贤者!以衣
与众僧。“大德!无有,所备有限之衣,为六群大德回入为己有。”诸比丘中少欲
者……非难:“为何六群比丘明知为供养僧之所得物,而回入为己有耶?”
于是,诸比丘以此事白世尊。“诸比丘!汝等实知供养僧之所得物,而回入为己
有耶?”“实然!世尊!”佛世尊呵责:“愚人!汝等为何知其为供养僧之所得物,而
回入为己有耶?愚人!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
处─
任何比丘,明知为供养僧之所得物,而回入为己有者,尼萨耆波逸提。”
二 “任何”者!……“比丘”之意。
“明知”者,自己知、他人告彼或彼告之也。
a ’“供养”者,破“我等见、我等作”等语。
“僧之〔……〕物 者,布施僧之物。“所得”者,衣服、饮食、房舍、病资具
药汤乃至粉药丸、杨枝、未织丝之谓。
a “回入为己有”者,前方便为突吉罗;至手者,舍堕。应舍于僧、别众或人。
“诸比丘!应如是舍:‘诸大德!此系我知是供养僧之所得物,回入为己有,应舍
之。我今以此舍于僧。’‘〔僧〕当还与。’‘〔别众〕当还与。’‘我当还与大德。’”
于供养有供养想而迥入为己有者,舍堕;于供养有疑想而回入为己有者,舍堕;
于供养有非供养想而回入为己有者,舍堕。
以供养于僧者回入他僧或塔者,突吉罗;以供养于塔者回入于他塔或僧或人
者,突吉罗;以供养于人者回入于他人或僧或塔者,突吉罗。
于非供养有供养想者,突吉罗;于非供养有疑想者,突吉罗;于非供养有非供
养想者,不犯也。
被问:“我施与何处?”而言:“施与汝可得受用布施物之处、可得果德之处、
可常住之处、或能令汝心清净喜悦之处。”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第三钵品───
摄颂
二钵药雨衣 第五之布施
自织与特施 有难及僧物
大德!三十尼萨耆波逸提法已诵竟。于此,我今问诸大德:“于此事得清净耶?”
再问:“于此事得清净耶?”三次问:“于此事得清净耶?”今诸大德于此事
得清净,是故默然,我如是知解。
───尼萨耆波逸提终───
1 换,原语为cetapeyya,意为交换或买,日译为“求”。
2 具,原语为samannagato,意为具足,日译为“见”。
3 草轮(tinandupaka),注为tinacumbataka如草作的釜锅垫,置于头上之垫可运水瓶及其他器
物。
4 kalavanna,注、辞典皆无此字。黑色之意,但《四分律》言:“用于涂脚或燃灯。”《五分
律》说:“施涂身、涂足、或燃灯之油。”《僧祇律》亦言些二油,可能是涂足之意。
5 maso seso gimhanam,热季含春季四个月中之最后一个月。热季者,自十二月十六日至四
月十五日,故至三月十六日以后得求雨季衣,至四月一日得缝制着用,不得在此以前求制之
意。《善见律》言四月十六日制而五月一日受持者,以asalha月(此地之三月十六日─ 四月十
五日)为四月,savana月(此地之四月十六日至五月十五日)为五月,此见于印度历。
6 迦提月之满月(kattikatemasipunnamam),迦提月通常是雨期最后一个月,即旧历七月十六
日至八月十五日之谓。然,此亦有谓前月即assayuja月,此谓前迦提月(pubba-k),普通之迦
提月称为后迦提月(pacchima-k)。今之迦提月之满月是夏三月竟,即前迦提月之满月,七月
十五日也。后迦提月之满月。如见于次戒之kattikacatumasipunnama也。因此,本戒之意,
普通是在安居竟受施物,安居中虽不受,但七月五日以后得受特施衣。
7 雨安居竟,底本之原语为vutthavassa,日译为“入雨安居”,从原语之意义,以及其下文,
有迦提贼来袭事件而判断,应为“雨安居竟”。
8 迦提贼(kattikacoraka),迦提月即比丘雨安居竟之后,是雨期后之月所起之贼,因此时比丘
多得布施物,故易被袭。《五分律》言八月贼,谓杀人以祠天。
9 后迦提月之满月(kattikacatumasini),雨期四月之最后之满月,即后迦提月之满月(八月十
五日)也。参照注6。
杂阿含经 中阿含经 长阿含经 增一阿含经 南传相应部 南传中部 南传长部 南传增支部 南传小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