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丘戒律】51.波逸提二〔骂戒〕

简介:一个侮辱。犯 波逸提.



波逸提二
一(一)尔时,佛世尊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时,六群比丘与诸善比丘诤论而
骂诸善比丘,从种、名、姓、行业、职技、病、相、欲念、罪、卑下而骂詈,恶口
侮慢。诸比丘中少欲者讥嫌非难:“何以六群比丘与诸善比丘诤论而骂诸善比丘,
从种… …恶口侮慢耶?”于是,诸比丘以此事白世尊… … 乃至…… “诸比丘!汝等
实与诸善比丘诤论而骂诸善比丘,从种…… 恶口侮慢耶?”“实然!世尊!”佛世尊
呵责:“愚人!汝等为何与善比丘诤论而骂诸善比丘,从种…… 恶口侮慢耶?愚人!
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呵责已、说法已,语诸比丘曰:
二 “诸比丘(注2)!往昔于得叉尸罗国,一婆罗门有一牛名兰底伊沙罗(Nandivisala
欢喜满)。时,兰底伊沙罗牛言彼婆罗门:‘ 婆罗门!卿往言:“我牛能曳引满载之
百车。”然后,与长者赌千金。’ 于是,彼婆罗门与长者言:‘我牛能曳引满载之
百车。’ 而赌千金。诸比丘!于是,彼婆罗门系兰底伊沙罗牛于满载之百车曰:‘无
角(注3)!进!无角!拉!’ 尔时,兰底伊沙罗牛即止立于其处。诸比丘!于是,婆罗
门赌输千金而深忧。时,兰底伊沙罗牛言其婆罗门:‘婆罗门!卿何故深忧耶?’
‘我实为汝输千金。’‘婆罗门!卿何故于我非无角而辱呼无角耶?卿〔 再〕 前往,
言:“我牛能曳引满载之百车。”与长者赌二千金。我非无角,勿以无角辱呼我。’
诸比丘!于是,彼婆罗门与长者言:‘ 我牛能曳引满载之百车。’而赌二千金。
时,彼婆罗门系兰底伊沙罗牛于满载之百车曰:‘ 进!善牛!拉!善牛!’ 诸比丘!
时,兰底伊沙罗牛即曳引满载之百车。
当言善爱语 切勿语不善
为言爱语者 牛即曳重载
彼亦得财宝 由此皆欢喜
诸比丘!其时,恶口侮慢之语,乃我不爱之语,今为何以恶口侮慢之语为爱语
耶?诸比丘!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骂詈语者,波逸提。”
二(一) “骂詈语”者,以十事骂詈,即从种、名、姓、行业、职技、病、相、
欲结、犯过、恶骂。
种者,有二种:卑种与贵种。卑种者,施陀罗种、竹师种、猎师种、车师种、
除粪者种,此等名为卑种。贵种者,刹帝利种、婆罗门种,此等名为贵种。
名者,有二名:卑名与贵名。卑名者,阿蛙康那加、奢蛙康那加、单尼达加、
沙义达加、库拉蛙达加等。于各地方被轻蔑、侮慢而不被尊敬者,此等名为卑名。
贵名者,与佛、法、僧有关连者,于各地方不被轻蔑、侮慢而被尊敬者,此等名为
贵名。
姓者,有二姓:卑姓与贵姓。卑姓者,库奢耶姓、婆拉多蛙奢姓,于各地方被
轻蔑、侮慢而不被尊敬者,此等名为卑姓。贵姓者,瞿昙姓、莫迦拉那姓、伽奢耶
那姓、瓦施达姓等,于各地方不被轻蔑、侮慢……而被尊敬者,此等名为贵姓。
行业者,有二业:卑业与贵业。卑业者,木工业、打扫业等,于各地方被轻蔑
……而不被尊敬者,此等名为卑业。贵业者,耕作、商贾、牧牛等,于各地方不被
轻蔑……而被尊敬者,此等名为贵业。
职技者,有二技:卑技与贵技。卑技者,笼技、陶技、织技、皮革技、理发技
等,于各地方被轻蔑……而不被尊敬者,此等名为卑技。贵技者,印契(注4) 、数、书
等,于各地方不被轻蔑……而被尊敬者,此等名为贵技。
一切之病者,卑也;然“蜜便病”(注5)者,贵也。
相者有二相:卑相与贵相。卑相者,极长、极短、极黑、极白等,此等名为卑
相。贵相者,不极长、不极短、不极黑、不极白,此等名为贵相。
一切之欲结者,卑也。
一切之犯过者,卑也;然而预流犯、定犯者(注6),贵也。
恶骂者,有二骂:卑骂与贵骂。卑骂者,汝是骆驼、汝是羊、汝是牛、汝是驴
马、汝是畜生、汝是堕地狱人、汝无善趣、恶趣在等汝之谓、或以耶音(注7) 呼之、或
以巴音呼之、或以男女根名呼之,此等名为卑骂。贵骂者,汝是贤者、汝是有能者、
汝是智者、汝是多闻者、汝是说法者、汝无恶趣、善趣在等汝之谓,此等名为贵骂。
(二) 一比丘于他比丘以恶口之意、侮慢之意、使其为难之意,以卑语对卑贱之
种,即对旃陀罗、竹师、猎师、车师、除粪师等,言:“汝是旃陀罗、汝是竹师、
汝是猎师、汝是车师、汝是除粪师。”语语波逸提。
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以卑语对贵种之刹帝利、婆罗门,言:“汝
是旃陀罗……汝是除粪师。”语语波逸提。
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以贵语对卑种之旅陀罗……除粪师,言:
“汝是刹帝利、汝是婆罗门。”语语波逸提。
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以贵语对贵种之刹帝利、婆罗门,言:“汝
是刹帝利、汝是婆罗门。”语语波逸提。
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以卑语对卑名,即阿蛙康那加、奢蛙康那
加、单尼达加、沙义达加、库拉蛙达加等,言:“汝是阿蛙康那加……汝是库拉蛙
达加。”语语波逸提。
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以卑语对贵名之佛护、法护、僧护,言:
“汝是阿蛙康那加……汝是库拉蛙达加。”语语波逸提。
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以贵语对卑名……以贵语对贵名……波逸
提。
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以卑语对卑姓之库奢耶、婆拉多蛙奢… …
以卑语对贵姓之瞿昙、莫迦拉那、伽奢耶那、瓦施达… …以贵语对卑姓… … 以贵语
对贵姓……波逸提。
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以卑语对卑业之木工、清扫夫……以卑语
对贵业之耕者、商贾者、牧者……以贵语对卑业……以贵语对贵业者……波逸提。
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以卑语对卑技之笼师、陶师、织师、皮革
师、理发师,言……以卑语对贵技之印契师、数师、书师……以贵语对卑技……
以贵语对贵技……波逸提。
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以卑语对卑病者:患癞者、膨病者、患肺
者、癫痫者,言……以卑语对贵病之蜜便病者言……以贵语对卑病者……以贵语对
贵病者……波逸提。
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以卑语对卑相之极长者、极短者、极黑者、
极白者……以卑语对贵相之非极长、非极短、非极黑、非极白者,言……以贵语对
卑相……以贵语对贵相……波逸提。
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以卑语对卑欲之贪、瞠、痴所缠缚者,言
……以卑语对贵欲之离贪者、离瞠者、离痴者,言……以贵语对卑欲……以贵语对
贵欲……波逸提。
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以卑语对卑犯之波罗夷犯戒者、僧残犯戒
者、偷兰遮犯戒者、波逸提犯戒者、波罗提提舍尼犯戒者、突吉罗犯戒者、恶说犯
戒者,言……以卑语对贵犯预流者,言……以贵语对卑犯者……以贵语对贵犯者……
波逸提。
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以卑语对卑下之骆驼、羊、牛、驴马、畜
生、堕地狱人,言:“汝是骆驼……汝是堕地狱人、汝无善趣、恶趣在等汝。”语
语波逸提。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以卑语对高贵之贤者、有能者、智
者、多闻者、说法者,言:“汝是骆驼……恶趣在等汝。”语语波逸提。一比丘于
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以贵语对卑下之骆驼……堕地狱人,言:“汝是贤者、
汝是有能者、汝是智者、汝是多闻者、汝是说法者、汝无恶趣、善趣在等汝。”语
语波逸提。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以贵语对高贵之贤者……言:“……
等汝。”语语波逸提。
(三) 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而如是言:“于此有多数之旃陀罗、
竹师、猎师、车师、除粪师。”语语恶作。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而
如是言:“此有多数之刹帝利、婆罗门。”语语恶作。
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而如是言:此有多数之阿蛙康那加、奢
蛙康那加、单尼牵加、沙义达加、库拉蛙达加……佛护、法护、僧护……库奢耶、
婆拉多蛙奢…… 昙、莫迦拉那、伽奢耶那、瓦施达……木工业者、打扫业者……
耕作者、商贾者、牧牛业者……笼师、陶师、织师、皮革师、理发师……印契师、
数师、书师……患癞者、膨病者、患肺者、癫痫者……蜜便病者……极长者、极短
者、极黑者、极白者……非极长者、非极短者、非极黑者、非极白者……贪缚者、
瞠缚者、痴缚者……离贪者、离瞠者、离痴者……波罗夷犯〔 戒〕者……乃至……
恶说犯戒者……预流者……骆驼、羊、牛、驴马、畜生、堕地狱者、彼等无善趣、
恶趣在等彼……贤者、有能者、智者、多闻者、说法者、彼等无恶趣、善趣在等彼
者。”语语恶作。
(四) 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而如是言:“此等实是施陀罗、竹师、
猎师、车师、打扫师等……乃至……实是贤者、有能者、智者、多闻者、说法者。”
语语恶作。
(五) 一比丘于他比丘……使其为难之意,而如是言:“我等非旃陀罗、竹师、
猎师、车师、打扫师……乃至……我等非贤者、有能者、智者、多闻者、说法者、
我等无恶趣、善趣在待我等。”语语恶作。
(六) 一比丘于未受具者……使其为难之意,以卑语对卑贱者言、以卑语对高贵
者言、以高贵语对卑贱者言、以高贵语对高贵之贤者、有能者、智者、多闻者、说
法者,言:“汝是贤者、汝是有能者、汝是智者、汝是多闻者、汝是说法者、汝无
恶趣、善趣在等汝。”语语恶作。
一比丘于未受具者……使其为难之意,而如是言:一此有多数之旃陀罗……我
等非贤者、有能者、智者、多闻者、说法者、我等无恶趣、善趣在待我等。”语语
恶作。
(七) 一比丘于他比丘,无恶口侮慢之意,亦无使其为难之意,为嬉戏,以卑语
对卑贱之旃陀罗、竹师、猎师、车师、打扫师,言:“汝是旃陀罗…… 汝是打扫者。”
语语恶说。
一比丘于他比丘,无恶口……之意,为嬉戏,以卑语对高贵之刹帝利、婆罗门,
言:“汝是旅陀罗……汝是除粪者。”……以贵语对卑贱……以贵语对高贵之刹帝
利、婆罗门言:“汝是刹帝利、汝是婆罗门。”语语恶说。
一比丘于他比丘,无恶口……之意,为嬉戏,以卑语对卑贱者言……乃至……
以卑语对高贵者言、以贵语对卑贱者言、以贵语对高贵之贤者……言:“……善趣
在等汝。”语语恶说。
一比丘于他比丘,无恶口……之意,为嬉戏,而如是言:“此有多数之旃陀罗
我等非贤者、有能者、智者、多闻者、说法者、我等无恶趣、善趣在待我等。”
语语恶说。
(八) 一比丘于未受具者,无恶口……之意,为嬉戏,以卑语对卑贱者言……乃
至……以卑语对高贵者言、以贵语对卑贱者言、以贵语对高贵之贤者……言:“……
善趣在等汝。”语语恶说。
一比丘于未受具者,无恶口……之意,为嬉戏,而如是言:“此有多数之旃陀
罗……我等非贤者、有能者、智者、多闻者、说法者、我等无恶趣、善趣在待我等。”
语语恶说。
(九) 为义而说(注8)、为法而说、为教而说,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杂阿含经 中阿含经 长阿含经 增一阿含经 南传相应部 南传中部 南传长部 南传增支部 南传小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