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丘戒律】55.波逸提六〔第二共宿戒〕

简介:任何必丘和女人住在同一房舍。犯 波逸提.



波逸提 六
一 尔时,佛世尊住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其时,具寿阿那律正往舍卫城,于傍晚
抵达拘萨罗国一村里。其时,该村里有一女人设有福德舍,具寿阿那律往女人处而
言曰:“大姊!汝若无何不可,我拟于福德舍中宿一夜。”“大德!请宿。”其他
旅人亦来彼女人处而作是言:“大姊!汝若允,我等亦拟于福德舍中宿一夜。”“贤
者!彼沙门先来,若彼听许,可宿。”于是,旅人等往具寿阿那律处而作是言:“大
德!师若允,我等拟于福德舍中宿一夜。”“贤者!可宿。”
尔时,彼女人见具寿阿那律,忽生染心。于是,彼女人至阿那律处而作是言:
大德!尊者因此等人来,杂乱不得安乐而宿,我为大德于我舍内另设?。”具寿
阿那律默然许诺。彼女人为阿那律于舍内设?已,而自粉饰涂香,至具寿阿那律处
而作是言:“大德!尊师端正美丽,我亦端正美丽,然,大德!我愿作尊师之妇。”
如是言时,具寿阿那律默然不语,二次……乃至……三次,彼女人向具寿阿那律作
是言:“大德!尊师端正美丽,我亦端正美丽,然,大德!请尊师以我之一切为汝
所有。” 三次,具寿阿那律皆默然不理。彼女人脱衣行步于具寿阿那律前,或立、
或坐、或仰卧。其时,阿那律垂目不视彼女人,亦默然不语。尔时,彼女人自语:
异哉!奇哉!众人以百千金馈我,而此沙门,由我自求之,却不欲接受我之一切
为己所有。”即着衣低头于具寿阿那律之足下,对具寿言:“大德!我被罪过所制
伏,而如是随心狂愚、随心痴冥、随心不善。大德!为防护将来之罪,愿纳受我罪
之〔忏悔〕。”“妹!汝实被罪过所制伏,而如是随心狂愚、随心痴冥、随心不善。
妹!汝以罪认罪,故我纳受汝如法之忏悔。妹!若有以罪认罪,为防护将来之罪而
如法忏悔者,实于圣者之律,为增长之事也。”
彼女人于其夜过后,亲手供奉具寿阿那律硬软美味之食,令饱满。于具寿阿那
律食已,放下钵时,行敬礼而于一面坐。彼女于一面坐已,具寿阿那律说法、开示
教诫令彼女欢喜踊跃。时,受阿那律说法教诫而欢喜踊跃之彼女人,对具寿阿那律
曰:“殊胜哉!大德!殊胜哉!大德!譬如令倒者起,令覆者现,为迷者指示道路,
亦如于闇中揭举灯火,‘令诸具眼者见众物’。如是,尊师阿那律以种种方便说法开
示。大德!我今归依彼世尊、归依法、归依比丘僧。尊师!请自今以后至命终,摄
受我为归依〔三宝〕之优婆夷。”
于是,具寿阿那律至舍卫城,以此事语诸比丘。诸比丘中少欲者讥嫌非难:“何
以具寿阿那律与女人同宿耶?”诸比丘以此事白世尊……乃至……“阿那律!汝实
与女人同宿耶?”“实然!世尊!”佛世尊呵责:“阿那律!汝何以与女人同宿耶?
阿那律!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任何比丘,若与女人同宿〔 处〕 者,波逸提。”
二(一) “任何”者!…比丘之意。
“女人” 者,人女而非夜叉女、饿鬼女、畜生女。初生之女亦云〔人女〕,何况
长大者。
“同”者,同一处。
“宿〔处〕”者,全覆处、全障处、大部分覆处、大部分障处。
“若〔……〕宿”者,于日没时在女人之卧处,比丘卧之者,波逸提。在比丘
之卧处,女人卧之者,波逸提。或两者同卧,波逸提。起而再三卧之者,〔各〕波逸
提。
(二) 于女人有女人想而同宿者,波逸提。于女人有疑想而同宿者,波逸提。于
女人有非女人想而同宿者,波逸提。于半覆半障处者,突吉罗。与夜叉女、或饿鬼
女、或黄门女、或畜生女同宿者,突吉罗。于非女人有女人想者,突吉罗。于非女
人有疑想者,突吉罗。于非女人有非女人想者,不犯也。
(三) 于全有覆全无障处、于全有障全无覆处、大部分有覆大部分无障处、于女
人卧处比丘坐之、于比丘卧处女人坐之、两者同坐,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
也。
杂阿含经 中阿含经 长阿含经 增一阿含经 南传相应部 南传中部 南传长部 南传增支部 南传小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