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丘戒律】57.波逸提八〔实有而说戒〕

简介:任何比丘向不是比丘的人说他的修证 (实有)。犯 波逸提.



波逸提 八
一(一) 尔时(注12),佛世尊在毗舍离大林之重阁讲堂。其时,众多相识、亲友比丘
等于婆裘河畔结夏安居。时,跋耆地方饥馑难以生活,以致白骨狼籍,谷物因病菌,
叶茎干枯如箸,依赖残食,生存非易。其时,彼诸比丘曰:“今跋耆饥馑难以生活
……我等由何方便,和合一致,无斗诤,安稳度过雨安居,亦无饮食之苦耶?”有
部分比丘作如是言:“友!我等为诸居士作事,于是,彼等当想施与我等。如是,
我等和合一致,无斗诤,安稳度过雨安居,无饮食之苦。”或有部分比丘作如是言:
“止!友!何用为诸居士作事?友!我等为诸居士作使者,然彼等当想施与我等。
于是,我等和合一致,无斗诤,安稳度过雨安居,无饮食之苦。”或有部份比丘作
如是言:“止!友!何用为诸居士作事、为诸居士作使者?友!我等对诸居士互相
赞叹上人法:‘其比丘是得初禅者,其比丘是得第二禅者,其比丘是得第三禅者,
其比丘是得第四禅者,其比丘是得预流果,其比丘是得一来果,其比丘是得不还果,
其比丘是得阿罗汉果,其比丘是得三智,其比丘是得六神通。’于是,彼等当想施
与我等。如是,我等和合一致,无斗诤,安稳度过雨安居,无饮食之苦。友!于诸
居士,互相赞叹上人法,乃最胜之〔策〕。”于是,彼诸比丘于诸居士前互相赞叹上
人法:“其比丘是得初禅者……乃至……其比丘是得六神通。”
时,其诸人〔以为:〕“我等实有善利,我等实有功德,如是诸比丘为我等入安
居。如是之诸比丘,是持戒者、是善法行者,未曾有如是之比丘为我等入安居。”
于是,彼等不自食其啖食,不供父母、不与子女、不与家婢、不与友人、不与同族
亲戚,而将其〔食物〕施与诸比丘。彼等不自食啖食、味食、饮物,不供父母、不
与子女、不与家婢、不与友人、不与同族亲戚,而将其〔食物〕施与诸比丘。如是,
诸比丘有美貌,诸根肥大,容貌光泽,充满喜悦。
(二) 安居竟,往见世尊,乃诸比丘之常法。时,诸比丘安居三月竟,收摄坐卧
处,持衣钵往昆舍离。渐行至昆舍离重阁讲堂,至世尊处。至已,教礼世尊而坐一
面。其时,在昆舍离安居竟之比丘等,因饥渴所迫,形体枯瘦,容貌憔悴,筋脉悉
现。然,婆裘河边之诸比丘,有美貌,诸根肥大,容貌光泽,充满喜悦。与客比丘
相互亲切致意,乃诸佛之常法。其时,世尊问婆裘河边之诸比丘曰:“诸比丘!诸
事堪忍否?足食否?和合一致,无斗诤,而安稳度过雨安居,无饮食之苦耶?”“世
尊!我等诸事堪忍而足食,和合一致,无斗诤,安稳度过雨安居,无饮食之苦。”
如来知而问,亦知而不问;知时而问,亦知时而不问;如来有义利而问,无义利而
不问;无义利之事,于如来则如败坏之桥梁。以此二因缘故,佛世尊问诸比丘,或
为说法、或欲为声闻弟子制戒。其时,世尊如是问婆裘河边之诸比丘曰:“诸比丘!
汝等如何和合一致,无斗诤,安稳度过雨安居,无饮食之苦耶?”于是,诸比丘以
是因缘白世尊。〔世尊曰:〕“诸比丘!汝等实有〔言上人法〕否?”“实有!世尊!”
佛世尊呵责:“诸比丘!汝等何以为口腹故,于诸居士前,互相赞叹上人法耶?诸
比丘!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任何比丘,对未受具戒者,若说有上人法,即使真实,亦波逸提。”
二(一) “任何”者,……比丘之意。
“未受具戒”者,除比丘、比丘尼以外,名未受具戒者。
“上人法”者,言禅那、解脱、三昧、正受、智见、道修、证果、离恶、心离
盖、乐静。“禅那”者,初禅、二禅、三禅、四禅。“解脱”者,空解脱、无相解脱、
无愿解脱。“三昧”者,空三昧、无相三昧、无愿三昧。“正受”者,空正受、无相
正受、无愿正受。“智见”者,三明。“道修”者,四念住,四正勤、四神足、五根、
五力、七觉支、八圣道。“证果”者,证预流果、证一来果、证不还果、证阿罗汉果。
“离恶”者,离贪、离瞠、离痴。“心离盖”者,心由贪离盖、由瞠离盖、由痴离盖。
“乐静”者,依初禅乐静、依二禅乐静、依三禅乐静、依四禅乐静。
(二) “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已得初禅”,波逸提。“若说”者,对
未受具戒者,语“我得初禅”,波逸提。“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初禅已得”
……“我是初禅之得者”……“我是初禅之自在者”……语“初禅由我证得”,波逸
提。“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已得二禅、三禅、四禅,我得、我已得,我
是四禅之得者、自在者,四禅由我证得”,波逸提。
“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得空解脱、无相解脱、无愿解脱,空三昧、
无相三昧、无愿三昧,我得、我已得,我是无愿三昧之得者、自在者,无愿三昧由
我证得”,波逸提。“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得空正受、无相正受、无愿
正受,我得、我已得,我是无愿正受之得者、自在者,无愿正受由我证得。”波逸
提。“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得三明波逸提我是三明之得者……”,波逸提
…… 乃至……。“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得四念住、四正勤、四神足……
我是四神足之得者……”,波逸提。“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得五根、五
力…… 我是五力之得者、自在者,五力由我证得”,波逸提。“若说”者,对未受具
戒者,语“我得七觉支……我是七觉支之得者……”,波逸提。“若说”者,对未受
具戒者,语“我得八圣道……我是八圣道之得者……”,波逸提。“若说”者,对未
受具戒者,语“我得预流果、一来果、不还果、阿罗汉果…… 我是阿罗汉果之得者
……”,波逸提。“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已舍贪、我已舍瞠、我已舍痴,
已除、已脱、已断、已离、已弃”,波逸提。“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心
由贪离盖、我心……我心由痴离盖”,波逸提。“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
于静处得初禅、二禅、三禅、四禅……于静处我乃四禅之得者……”,波逸提。
(三) “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得初禅与二禅……由我证得”,波逸提。
“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得初禅与三禅……初禅与四禅……”,波逸提。
“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得初禅与空解脱、无相解脱、无愿解脱、空三
昧、无相三昧、无愿三昧…… 由我证得”,波逸提。“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
“我得初禅与空正受、无相正受、无愿正受……由我证得”,波逸提。“若说”者,
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得初禅与三明……由我证得”者,波逸提。“若说”者,对未
受具戒者,语“我得初禅与四念住、四正断、四神足……由我证得”,波逸提。“若
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得初禅与五根、五力……由我证得”,波逸提。“若
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得初禅与七觉支、八圣道、预流果、一来果、不还
果、阿罗汉果……由我证得”,波逸提。“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得初禅,
我得、我已得……乃至……我已舍贪、我已舍瞠、我已舍痴……已弃”,波逸提。“若
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得初禅,我得……乃至……由我证得。我心由贪……
我心由瞠……我心由痴离盖”,波逸提。
“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得二禅与三禅、二禅与四禅……我心由痴
离盖”,波逸提。“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得二禅与初禅……由我证得”,
波逸提……。
“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心由痴离盖,又得初禅、二禅、三禅、四
禅…… 由我证得”,波逸提…… 乃至……。“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心由
贪离盖、我心由瞠离盖”,波逸提。“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语“我得初禅、二
禅、三禅、四禅、空解脱、无相解脱、无愿解脱、空三昧、无相三昧、无愿三昧、
空正受、无相正受、无愿正受、三明、四念住、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
觉支、八圣道、预流果、一来果、不还果、阿罗汉果,我得、我已得,我已舍贪、
我已舍瞠、我已舍痴,已除、已脱、已断、已离、已弃、由贪……由瞠……我心由
痴离盖”,波逸提。
(四) “若说”者,对未受具戒者,欲言“我得初禅”而言“我得二禅”,对方理
解者,波逸提;不理解者,突吉罗。对未受具戒者,欲言“我得初禅”而言“我得
三禅……四禅……空解脱……我心由痴离盖”,对方理解者,波逸提;不理解者,突
吉罗。
对未受具戒者,欲言“我得二禅”而言“……乃至……我心由痴离盖”……言
“我得初禅”,对方理解者……突吉罗。
对未受具戒者,欲言“我心由痴离盖”而言“我得初禅”……言“我心由瞠离
盖”,对方理解者……突吉罗。
对未受具戒者,欲言“我得初禅、二禅、三禅、四禅……乃至……我心由瞠离
盖而言“我心由痴离盖”对方理解者……突吉罗……乃至……对未受具戒者,
欲言“我得二禅与三禅……我心由痴离盖”而言“我得初禅”……突吉罗。
(五) 对未受具戒者,言“住汝精舍之比丘得初禅,得、已得,其比丘是初禅之
得者、自在者,由彼比丘证初禅”,突吉罗。对未受具戒者,言“住汝精舍之比丘得
二禅、三禅、四禅、空解脱……得阿罗汉果,得、已得……乃至……其比丘已舍贪
……乃至……已舍瞠……乃至……已舍痴……乃至…… 已弃,彼比丘之心由贪……
由瞠…… 由痴离盖”,突吉罗。对未受具戒者,言“住汝精舍之彼比丘于静处得初禅、
二禅、三禅、四禅,得、已得,彼比丘于静处为禅之得者、自在者,其比丘于静处
证得四禅”,突吉罗。
对未受具戒者,言“使用汝之精舍,着用汝之衣,食汝之施食,受用汝之坐卧
具,受用汝之病资具药物……已使用汝之精舍,已着用汝之衣,已食汝之施食,已
使用汝之坐卧具,已受用汝之病资具药物……由汝与精舍、与衣、与食、与房舍、
与病资具药物,彼比丘于静处得第四禅……第四禅由彼比丘于静处证得者,突吉罗。
(六) 于受具戒者处实有而语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杂阿含经 中阿含经 长阿含经 增一阿含经 南传相应部 南传中部 南传长部 南传增支部 南传小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