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丘戒律】9.僧残五〔媒嫁戒〕

简介:从事男女之间的婚姻和关系。犯 僧残.



僧残 五
一(一) 尔时,佛世尊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时,长老优陀夷于舍卫城有施主,
往返于许多家。于此,见未婚男子或童女,于男子之父母前赞叹童女:“某家童女
端正美丽,贤慧而伶俐勤勉,其童女实适合此家之男子。”父母如是言:“大德!
我等不知彼等为何人或属何家?若大德令与之,我等当为儿娶其童女。”又于童女
之父母前赞叹男子:“某家男子端正美貌,有智而伶俐勤勉,彼男子实适合此童女。”
彼等如是言:“大德!我等不知彼等为何人或属何家?,我等如何能为童女之婚事?
大德若有求者,我等之童女当与其男子。”彼以如是方便为婚姻嫁娶。
(二) 尔时,一村主之寡妇有一女,端正美丽。村外之邪命外道之俗弟子等,至
其妇处作如是言:“大姊!此女请与我子。”彼女如是言:“诸贤!我不知汝等为
何人或属何家?我唯一之女儿如何能往村外耶?我不与也。”诸人如是对邪命弟子
曰:“诸贤!汝等何故而来耶?”“诸贤!我等为吾儿〔至〕某村妇家求其女。彼妇
曰:‘ 诸贤!我不知汝等为何人或属何家?我唯一之女见如何能往村外耶?我不与
也。〕”“诸贤!汝等由谁求彼村妇之女耶?诸贤!宜告优陀夷,优陀夷应与之。”
于是,彼邪命弟子等至长老优陀夷处而如是言:“大德!我等〔往〕某某村妇
……‘ 我不与之。’ 愿大德!令彼妇之女,与我等之子。”如是,优陀夷至彼妇家
而如是言:“何故女不与彼等耶?”“大德!我不知彼等为何人或属何家?我唯一之
女儿如何能往村外耶?我不与之。”“与彼等,我知彼等。”“大德!若大德知之,
我当与。”如是,其妇以女与邪命弟子。
(三) 如是,其邪命外道之俗弟子等,娶其女,一月令作妇事 1 ,其后即令作婢
事 2 。如是,彼女遣使至母处言:“我实困苦而无乐。唯有一月作妇事,而后令作
婢事。母!请来带我归。”如是,其妇至邪命弟子处而言:“诸贤!汝等勿令此女
作婢事,应以作妇事。”彼等言:“我等之嫁娶非关于汝,我等之嫁娶乃与沙门所
为,我等不知,汝走。”如是,彼妇被邪命弟子所侮辱,再归舍卫城。
彼女再遣使至母处:“我实困苦而无乐,唯有一月作妇事,而后令作婢事。母!
请来带我归。”彼村妇至长老优陀夷处而言:“大德!我女实困苦而无乐。唯有一
月令其作妇事,其后令作婢事。大德!请往告:‘汝等勿令此女作婢事,应令此女
作妇事。’”于是,长老优陀夷至邪命弟子处而如是言:“诸贤!勿使此女作婢事,
令作妇事。”彼等答曰:“我等之嫁娶非关于汝,乃与村妇所为,汝应是沙门,沙
门不营务当是好沙门 3 ,我等不知,汝走。”如是,优陀夷被邪命弟子所侮辱,再
归舍卫城。
彼女再三遣使至母处:〔我实困苦……带我归。”彼妇再至优陀夷处……“大
德!请往告……令作妇事。”“先前,我亦被邪命弟子侮辱。姊!请去!我不去。”
(四) 尔时,其妇讥嫌非难:“犹如我女因恶翁姑及主夫而困苦无乐,大德优陀
夷亦应如是困苦无乐。”彼女亦讥嫌非难:“犹如我因恶翁姑及主夫而困苦无乐,
大德优陀夷亦应如是困苦无乐。”其他女人亦不满其翁姑及主夫而咒诅:“犹如我
等因恶翁姑及主夫而困苦无乐,大德亦应如是困苦无乐。”然,诸女人中,满足翁
姑及主夫者如是期愿:“犹如我等有好翁姑及主夫而幸福快乐,大德优陀夷亦应如
是幸福快乐。”
(五) 诸比丘闻女人之咒诅或女人之期愿。彼等中少欲者亦讥嫌非难:“长老优
陀夷何以为媒人耶?”如是,诸比丘以此事白世尊。世尊以是因缘令集比丘僧而问
长老优陀夷曰:“优陀夷!汝实为媒乎?”“实然!世尊!”佛世尊呵责:“愚人!
汝何以为媒人耶?愚人!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
学处──
任何比丘,为媒者,〔即〕为女子〔传达〕男子之情意,或为男子〔传达〕女人
之情意,或令成夫妇,或令成情人者,僧残。”
二(一) 尔时,众多赌徒游乐于园中,遣使招游女:“请来!我等在园中游乐。”
彼女曰:“诸贤!我不知汝等是何人或属何家?我有甚多用物资具,岂可往市外乎?
我当不去。”如是,使者以此语诸赌徒。如斯告时,有一人对诸赌徒言:“诸贤!
汝等以何求游女乎?诸贤!宜语优陀夷,优陀夷者当使〔她〕来也。”如是言时,
一优婆塞对其人言:“贤者!勿作是言,如此作非沙门释子所宜,大德优陀夷当不
为也。”如此说时,以“当为”、“当不为”赌之。
于是,赌徒等至长老优陀夷处而如是言:“大德!我等游乐于园中,遣使者往
某游女处〔言:〕‘ 请来!我等在园中游乐。’ 彼女言:‘ 我不知汝等是何人或属何
家?我有甚多用物资具,岂可往市外乎?我当不去。’ 愿大德使其游女来。”如是,
长老优陀夷至游女处而言:“汝等何故不至彼处乎?”“大德!我不知彼等何人……
我当不去。”“我知彼等,即至彼处!”“大德若知之,我当去。”如是,彼等赌徒,
携游女行往园中。
(二) 尔时,彼优婆塞讥嫌非难:“何以大德优陀夷为一时之媒乎?”诸比丘闻
优婆塞之讥嫌非难。比丘中少欲者亦讥嫌非难:“何以长老优陀夷为一时之媒乎?”
如是,诸比丘以此事白世尊。“优陀夷!汝实为一时之媒乎?”“实然!世尊!”佛
世尊呵责……乃至……“愚人!汝何以为一时之媒乎?愚人!此非令未信者生信
……乃至……诸比丘!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任何比丘,为媒者,〔即〕为女人〔传达〕男子之情意、或为男子〔传达〕女人
之情意、或令成夫妇、或令成情人,虽一时〔之关系〕,亦僧残。”
三 “任何”者,无论何者亦……乃至……。
“比丘”者,……乃至……即此所谓“比丘”之意。
“为媒”者,被女人所遣而至男子处,或被男子所遣而至女人处。
“为女人〔传达〕男〔……〕意〕者,将男子之情意报告女子。
“为男子〔传达〕女〔……〕意”者,将女人之情意报告男子。
“或令成夫妇”者,乃令成夫妻。
“或令成情人”者,令成爱情。
“虽一时”者,令成为一时之妻。“
“僧残”者,……乃至……是故亦云“僧残”。
四(一) 有十种女人,即母护、父护、父母护、兄护、姊护、宗亲护、姓护、法
护、自护、罚护。
有十种妇,即买得、乐住、雇住、衣物、水得、镮得、婢取、执作、俘虏妇、
暂住妇。
(二) “母护女”者,母为保护监督支配者。
“父护女”者,父为……者。
“父母护女”者,父母为……者。
“兄护女”者,兄为……者。
“姊护女”者,姊为……者。
“宗亲护女”者,宗亲为……者。
“姓护女”者,宗族为……者。
“法护女”者,同法人为……者。
“自护女”者,被带入内室,而说:“此女是我所有,乃至被花束围绕者。”
“罚护女”者,由谁立杖,而宣言:“凡是至某某女人处者,〔当与〕此人罚杖。”
(三) “买得妇”者,以财物买之令住。
“乐住妇”者,爱人令爱人住。
“雇住妇”者,与物而令住之。
“衣物住妇”者,与衣物而令住之。
“水得妇 4 ”者,触水钵而令住之。
“镮得妇 5 ”者,取去镮而令住之。
“婢取妇”者,既是婢又为妇。
“执作妇”者,既是作务者又为妇。
“俘虏妇〕者,俘虏中取来者。
“暂住妇”者,一时之妇。
(四) 男子遣使比丘:“大德!往语某母护女:‘ 汝当为某人之买得妇。’”〔若
比丘〕领受〔彼语〕,往语之,受彼语还报者,僧残。男子……语某父护女。……语
某罚护女。……僧残。
───摘要句───
男子遣使比丘:“大德!往语某母护女及某父护女:‘汝等当为某人之买得
妇。’”领受〔彼语〕……僧残。男子……某母护女及某父母护女……某母护女及某
罚护女……僧残。
───分断章───
男子……某父护女及某父母护女……某父护女及某母护女……僧残。
───省略结合根章───
男子……某罚护女及某母护女……某罚护女及某自护女……僧残。
───一根章终───
如是二根、三根乃至九根亦如是为之。此为十根法──
男子遣使比丘:“大德!往语某母护女及父护女……某罚护女……者。”……
僧残。
───买得女章终───
(五)男子遣使比丘:“大德!往语某母护女:‘ 汝为某人之乐住妇……乃至……
雇住妇……乃至……暂住妇。’ ”领受彼语……僧残。
男子遣使比丘〔……〕语某母护女及某父护女……某罚护女……‘ 为暂住妇。’”
领受彼语者……僧残。
───暂住妇章终───
(六) 男子遣使比丘:“大德!往语某母护女:‘ 汝为某人之买得妇。’”若比丘
领受彼语,往语之,若还报者,僧残。男子……为乐住妇……乃至……为雇住妇……
‘暂住妇。’”……僧残。
───摘要句───
此为十根法──
男子遣使比丘:“大德!往语某罚护女:‘ 汝为某人之买得妇与乐住妇……暂
住妇。’”……僧残。
(七) 男子遣使比丘:“大德!往语某母护女:‘汝为某人之买得妇。’”……僧
残。
〔……〕语某母护女及某父护女:‘汝等为某人之买得妇与乐住妇。’”……僧
残。〔……〕语某母护女、某父护女及某父母护女:‘ 汝等为某人之买得妇及乐住妇、
雇住妇。’ ”……僧残。两者当如是增进。
男子遣使比丘:“大德!往语某母护女、某父护女……某罚护女:‘汝等为某
买得妇、乐住妇……暂住妇。’”……僧残。
───两边关说章终───
(八) 男子之母遣使比丘……乃至……男子之父遣使比丘……乃至……男子之父
母遣使比丘〔……乃至……兄……姊……宗亲……同姓〕,男子之同法人遣使比丘
……乃至……。
(九) 母护女之母遣使比丘:“大德!往语某女:‘为某人之买得妇。’”……僧
残。母护女之母遣使比丘:“大德!往……‘ 为乐住妇……乃至……暂住妇。’”……
僧残。
───摘要句───
此为十根法─
母护女之母遣使比丘:“大德!往语某女:‘为某人之买得妇、乐住妇……暂
住妇。’”……僧残。
(一〇) 父护女之父遣使比丘……乃至……父母护女之父母遣使比丘……乃至
……兄护女之兄遣使比丘……乃至……〔姊护女之姊……宗亲护女之宗亲……同姓
护女之同姓……法护女之同法人……〕以自护女为所有者,遣使比丘……乃至……
罚护女之立杖者遣使比丘:“大德!往语某女:‘汝为某人之买得妇。’”……‘为
某人之买得妇、乐住妇……暂住妇。’”……僧残。
(一一) 母护女遣使比丘:“大德!往语某某:‘我应为某人之买得妇。’”……
僧残。母护女……‘当为乐住妇。’”……乃至……‘当为暂住妇。’……僧残。
───摘要句───
罚护女遣使比丘:“大德!往语某某:‘我应为某人之买得妇、乐住妇……暂
住妇。’”比丘领受彼语,往语之,还报者,僧残。
───全根章句终───
(一二) 受语、传言、还报者僧残。受语、传言、不还报者偷兰遮。受语、不传
言、还报者偷兰遮。受语、不传言、不还报者突吉罗。不受语、传言、还报者偷兰
遮。不受语、传言、不还报者突吉罗。不受语、不传言、还报者突吉罗。不受语、
不传言、不还报者不犯也。
(一三) 男子命众多比丘:“大德!往传言某女。”全比丘受语、传言、还报者,
全比丘僧残。男子……“往传言。”全比丘受语、传言,一比丘还报者,全比丘僧
残。男子……“往传言。”全比丘受语,一比丘传言,全比丘还报者,全比丘僧残。
男子……“往传言。”全比丘受语,一比丘传言,一比丘还报者,全比丘僧残。
(一四) 男子命比丘:“大德!往传言某女。”受语、传言、还报者,僧残。男
子命比丘:“大德!往传言某女。”受语、传言,令弟子还报者,僧残。男子命比
丘……“往传言。”受语,令弟子往传言,而自还报者,僧残。男子命比丘……“往
传言。”受语,令弟子传言,弟子传之,令他人还报者,两者偷兰遮。
(一五) 往时 6 ,受语传告;归时,不报者,偷兰遮。往时,不受语;归时,受
语传报者,偷兰遮。往时,受语语之;归时,受语传报者,僧残。
(一六) 为僧、为塔、为病人而往理事务,痴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五 眠女、死女、外出、非女、黄门、争执和解,为黄门作媒。
(一) 尔时,一男子命一比丘:“大德!往语某女。”彼往问诸人:“某女住何
处乎?”“大德!在眠。”彼心生悔,“我非僧残乎?”以此事白世尊。“比丘!非僧
残,突吉罗。”
(二) 尔时,一男子命一比丘:“大德!往语某女。”比丘往而问诸人:“某女
于何处乎?”“大德!死矣。”……乃至……“大德!外出。”……乃至……“大德!
非女也。”……乃至……“大德!女黄门也。”彼心生悔……“突吉罗。”
(三) 尔时,或女人与夫争执而往母家。所供养比丘和解之。彼心生悔……乃至
……“比丘!〔其女〕被离婚乎?”“世尊!无。”“比丘!〔其女〕非被离婚者,
不犯也。”
(四)尔时,一比丘为黄门作媒。彼心生悔,“我非僧残乎?”以此事白世尊。“比
───僧残五终───

1 令作妇事(sunisabhobena),若依注,乃令作煮饭等家事,即以妇事待之。
2 令作婢事(dasibhogena bhunjanti),令作种田或清扫提水等劳役,即以婢事待之。
3 好沙门,原本为sumano,暹罗版本是sussamano,巴利《善见律》亦然,故从之。即沙门应
如是不关爱欲事之意。
4 水得妇(odapattakin1),若依注,共取钵水灌手,共誓言:“愿此水和合不离”,而为夫妇,
为最正当之结婚式。
5 镮得妇(obhatacumbata),若依注,如取薪等以镮(cumbata垫子)置头上而载物。取女镮掷
去而言:“汝来住我家为我妇”。即成为妇也。
6 往时云云,依觉音注而译之。
杂阿含经 中阿含经 长阿含经 增一阿含经 南传相应部 南传中部 南传长部 南传增支部 南传小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