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增支部】第18经 八集 (续1)

【南传增支部】第18经 八集 (续1)


八集(续)1

增支部经典五 七0

第三 居士品

二十一 郁伽1(一)
一 尔时,世尊住毗舍离城大林之重阁讲堂。于此,世尊告诸比丘言:
“诸比丘!”
“大德!”
彼诸比丘回答于世尊。世尊说:
二 “诸比丘!毗舍离之郁伽居士,了知成就八种希有、未曾有之法。”
209 世尊如是说。作如是说已,善逝即从座而起,进入精舍。
三 时,有一比丘,于晨朝时,著下衣,持钵、衣,而往毗舍离郁伽居士之家。至
已,坐于所设之座。
时,毗舍离之郁伽居士,来至彼比丘之处,来已,礼敬彼比丘,坐于一面。坐
于一面之时,彼比丘对毗舍离之郁伽居士言:
四 “居士!汝成就世尊所说之八种希有、未曾有法。居士!汝成就世尊所说之八种
希有、未曾有法者,为云何?”
“大德!我不了知世尊所说,成就如何八种希有、未曾有之法。大德!然而,于
我有八种希有、未曾有之法,谛听,善思作意!我当说。”
“唯然,居士!”
彼比丘回答毗舍离之郁伽居士。毗舍离之郁伽居士说:
五 “大德!我初觐见世尊时,大德!即使于远处,见已我心俱为明净。大德!此为
我第一种之希有、未曾有法。
大德!我得明净心而礼敬世尊,世尊为我次第解说,谓:解说施论、戒论、生
天论、诸欲之过患、邪害、杂染、出离之功德。
210 六 了知我堪任心、柔软心、离障心、欢喜心、明净心之生起,世尊为我解说诸佛
本真之说法,[谓:]苦、集、灭、道。譬如清净而无黑点之布而受正色,如是,我
即于其座远尘离垢得法眼,[谓:]有集法者,即悉皆有此灭法。大德!我已见法、
得法、知法、悟入于法,超越疑惑,断除犹豫,得到无畏,除师教之外别无他缘,
即归依佛、法、僧,受持梵行等之五戒。大德!此为我第二种之希有、未曾有法。
七 大德!其时,我有四位年轻之夫人。大德!时,我前往彼等夫人之处,至已,
向彼等夫人言:‘姊妹!我已受持梵行等之五戒,汝等若欲则在此受用钱财,或修
其福,或往各自亲族之家,或欲改嫁,我可将汝等给与任何人耶!’大德!如是言
时,彼最大夫人对我说:‘尊者!将我给与某甲之人!’大德!时,我即招呼彼人,
左手执夫人,右手取金澡罐,赐予彼人。大德!又,我弃年轻之夫人,于心不觉悔。
大德!此为我第三种之希有、未曾有法。
211 八 大德!复次,我家之财富,与具戒者、善法者,不分彼此而受用。大德!此为
我第四种之希有、未曾有法。
九 大德!复次,我侍于比丘时,恭敬而侍,非不恭敬。大德!此为我第五种之希
有、未曾有法。
一0 大德!若具寿为我说法,则恭敬而听,非不恭敬;若具寿不为我说法,则我
为彼说法。大德!此为我第六种之希有、未曾有法。
一一 大德!复次,诸天非少来我处而告谓,谓:‘居士!世尊说善法。’如是而
言已,大德!我向彼诸天言:‘诸天!无论有无汝等之所言,世尊皆说善法。’大
德!然而,我心不高慢而作:‘诸天来我处,我与诸天相俱谈论。’大德!此为我
第七种之希有、未曾有法。
212 一二 大德!复次,世尊所说之五下分结,于我不见有少分之未断。大德!此为我
第八种之希有、未曾有法。大德!如是有八种之希有、未曾有法,然而,我不了知
世尊所说成就如何八种希有、未曾有之法。”
一三 时,彼比丘于毗舍离郁伽居士之家,受施食,从座起而离去。时,彼比丘食
后,从受食而还,往诣世尊之处。至已,礼敬世尊,坐于一面。坐于一面之彼比丘
将与毗舍离之郁伽居士所相互谈论之全部,告于世尊。
一四 “善哉,善哉!比丘!毗舍离之郁伽居士正如汝所说。如是,比丘!毗舍离之
郁伽居士,成就我所说之八种希有、未曾有之法。比丘!毗舍离之郁伽居士,了知
成就此八希有、未曾有之法。”

注1 汉译中阿含、郁伽长者(大正藏一、四七九c)。

二十二 郁伽1 (二)
一 尔时,世尊住跋耆国象村。世尊于此,告诸比丘言:
[“诸比丘!”
“大德!”
彼诸比丘回答于世尊。世尊曰:]
二 “诸比丘!象村之郁伽居士,了知成就八种希有、未曾有之法。”
世尊如是说。作如是说已,善逝即从座而起,入于精舍。
三 时,有一比丘,于晨朝时,著下衣,持钵、衣,往象村郁伽居士之家,至已,
坐于所设之座。
时,象村之郁伽居士来至彼比丘处,来已,礼敬彼比丘,坐于一面。坐于一面
时,彼比丘向象村之郁伽居士言:
213 四 “居士!汝成就世尊所说八种希有、未曾有之法。居士!汝成就世尊所说八种希
有、未曾有之法者,为云何?”
“大德!我不了知世尊所说成就如何八种之希有、未曾有法。大德!然而,我有
八种希有、未曾有之法,谛听,善自作意!”
“唯然,居士!”
彼比丘回答象村之郁伽居士。象村之郁伽居士曰:
五 “大德!我游于龙林,起初觐见世尊时,大德!即使于远处,见已,我心俱为明
净而醉醒。大德!此为我第一种之希有、未曾有法。
大德!我得明净心而礼敬世尊,世尊为我次第而说,谓:施论、戒论、生天论,
说明诸欲之过患、邪害、杂染、出离之功德。
六 了知我堪任心、柔软心、离障心、欢喜心、明净心之生起,世尊为我解说诸佛
本真之说法[谓:]苦、集、灭、道。譬如清净而无黑点之布而受正色,如是,我
即于其座,远尘离垢而得法眼,[谓:]有集法者,即悉皆有此灭法。大德!我已见
法、得法、知法、悟入于法,超越疑惑,断除犹豫,得到无畏,除师教之外别无他
214 缘,即归依佛、法、僧,受持梵行等之五戒。大德!此为我第二种之希有、未曾有
法。
七 大德!其时,我有四位年经之夫人。大德!时,我前往彼等夫人处,至已,向
彼等夫人言:‘姊妹!我已受持梵行等之五戒,汝等若欲在此受用钱财,或修其福,
或往各自亲族之家,若欲改嫁,我可将汝等给与任何人!’大德!如是言时,彼最
大之夫人对我说:‘尊者!将我给与某甲之人!’大德!时,我即招呼彼人,左手
执夫人,右手取金澡罐,赐予彼人。大德!又,我弃年轻之夫人,于心不觉悔。大
德!此为我第三种之希有、未曾有法。
八 大德!复次,我家之财富,与具戒者、善法者不分彼此而受用。大德!此为我
第四种之希有、未曾有法。
215 九 大德!复次,我侍于比丘时,是恭敬而侍,非不恭敬。大德!若具寿为我说法,
则恭敬而听,非不恭敬;若具寿不为我说法,则我为彼说法。大德!此为我第五种
之希有、未曾有法。
一0 大德!复次,我请僧伽之时,诸天非少来我处而告谓,谓:‘居士!某甲比
丘乃俱分解脱者,某甲是慧解脱者,某甲是身证者,某甲是见至者,某甲是信解者,
某甲是随法[行]者,某甲是随[信]行者,某甲是具戒者、是善法者,某甲是破
戒者、是恶法者。’大德!复次,我供养僧伽之时,如是无有‘与彼少、与彼多’
生心。大德!此为我第六种之希有、未曾有法。
一一 大德!复次,诸天非少来我处而告谓,谓:‘居士!世尊说善法。’如是而
言已,大德!我言于诸天:‘诸天!无论有无汝等之所言,世尊皆说善法。’大德!
然而,我心不高慢而作:‘诸天来我处,我与诸天相俱谈。’大德!此为我第七种
之希有、未曾有法。
216 一二 大德!复次,若我欲比世尊之前命终,世尊欲记别于我者,非希有,谓:‘无
有结之能缠,令象村之郁伽居士还归此世。’大德!此为我第八种之希有、未曾有
法。
大德!如是有八种之希有、未曾有法。然而,我不知世尊所说成就如何八种希
有、未曾有之法。”
一三 时,彼比丘于象村郁伽居士之家,受施食,即从座起而离去。时,彼比丘食
后,从受食而还,往诣世尊之处。至已,礼敬世尊,坐于一面。坐于一面之彼比丘
将与象村之郁伽居士所相互谈论之全部,告于世尊。
一四 “善哉,善哉!比丘!象村之郁伽居士正如汝说。如是,比丘!象村之郁伽居
士,成就我所说之八种希有、未曾有法。比丘!象村之郁伽居士,了知成就此八种
希有未曾有之法。”

注1 参照前经。

二十三 呵哆1 (一)
一 尔时,世尊住阿罗鞞阿伽罗婆制底。世尊于此,告诸比丘言:
“诸比丘!”
“大德!”
彼诸比丘者回答于世尊。世尊曰:
217 二 “诸比丘!呵哆阿罗婆,了知成就七种之希有、未曾有法。以何为七耶?
三 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有信,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有戒,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有
惭,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有愧,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是多闻,诸比丘!呵哆阿罗婆
有拾,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有慧。
诸比丘!呵哆阿罗婆如是了知成就七种之希有、未曾有法。”
世尊如是说。作如是说已,善逝即从座而起,入于精舍。
四 时,有一比丘,于晨朝时,著下衣,持钵、衣,而往呵哆阿罗婆之家,至已,
坐于所设之座。
时,呵哆阿罗婆来彼比丘处,来已,礼敬彼比丘,坐于一面。坐于一面时,彼
比丘对呵哆阿罗婆言:
“友!汝成就世尊所说之七种希有、未曾有法,以何为七耶? [世尊言:]‘诸
比丘!呵哆阿罗婆有信,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有戒,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有惭,诸
比丘!呵哆阿罗婆有愧,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是多闻,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有舍,
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有慧。’友!汝如是成就世尊所说之七种希有、未曾有法。”
“大德!其时,是否有白衣之在家人?”
“道友!其时,无白衣之在家人。”
“大德!其时,无有白衣之在家人,是善。”
218 五 时,彼比丘于呵哆阿罗婆之家,受施食,从座起而离去。时,彼比丘食后,自
受食而还,往诣世尊之处。至已,礼敬世尊,坐于一面。坐于一面之彼比丘白世尊
言:
“大德!此处,我于晨分,著下衣,持钵、衣,而往呵哆阿罗婆之家,至已,坐
于所设之座。大德!时,呵哆阿罗婆来至我处,来已,礼敬于我,坐于一面。大德!
坐于一面时,我对呵哆阿罗婆言:‘友!汝成就世尊所说之七种希有、未曾有法,
以何为七耶? [世尊言:]“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有信,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有戒,
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有惭,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有愧,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是多闻,
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有舍,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有慧。”友!汝如是成就世尊所说之
七种希有、未曾有法。’大德!如是说,呵哆阿罗婆对我言:‘大德!其时,是否
有白衣之在家人?’‘友!其时,无白衣之在家人。’‘大德!其时,无有白衣之在
家人,是善。’”
六 “善哉,善哉!比丘!比丘!彼善男子少欲而自有善法不欲人了知。比丘!然
而,了知呵哆阿罗婆成就第八种之希有未曾有法,谓:是少欲。”

注1 汉译中阿含四一、手长者(大正藏一、四八四b)。

二十四 呵哆1(二)
一 尔时,世尊往阿罗鞞阿伽罗婆制底。
219 时,呵哆阿罗婆为五百之优婆塞所围绕,而往诣世尊之处。至已,礼敬世尊,
坐于一面。坐于一面时,世尊对呵哆阿罗婆曰:
二 “呵哆!汝之众是大,呵哆!汝云何而摄此大众耶?”
“大德!世尊说四摄事,我因此而摄此大众。大德!我若知此人以布施可摄者,
则以布施而摄;我若知此人以爱语可摄者,则以爱语而摄;我若知此人以利行可摄
者,则以利行而摄;我若知此人以同事可摄者,则以同事而摄。大德!又,我家有
财,若[我]变为贫穷者,则[人人]不思如是欲听。”
三 “善哉,善哉!呵哆,呵哆!此乃摄大众之要谛。呵哆!过去世所摄大众者,总
定以此四摄事而摄大众;呵哆!未来世欲摄大众者,总定以此四摄事而欲摄大众;
呵哆!现在摄大众者,总定以此四摄事而摄大众。”
四 时,世尊说法教示,劝导赞励,令其庆喜,呵哆阿罗婆礼敬世尊,右绕而去。
220 时,呵哆阿罗婆离去不久,世尊告诸比丘言:
五 “诸比丘!当了知呵哆阿罗婆成就八种希有、未曾有之法。以何为八耶?
六 诸比丘!呵阿罗婆有信,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有戒,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有惭,
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有愧,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是多闻,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有舍,
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有慧,诸比丘!呵哆阿罗婆是少欲。
诸比丘!当了知呵哆阿罗婆如是成就八种希有、未曾有之法。”

注1 汉译中阿含四0、手长者(大正藏一、四八二c)

二十五 摩诃男1
一 尔时,世尊住释氏国迦维罗卫城尼拘律园。时,释种摩诃男来诣世尊之处。至
已,礼敬世尊,坐于一面。坐于一面之释种摩诃男白世尊言:
“大德!云何为优婆塞耶?”
“摩诃男!若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则为优婆塞。”
二 “大德!云何为具戒之优婆塞耶?”
“摩诃男!若优婆塞离杀生、离不与取、离邪淫、离妄语、离饮酒,则为具戒之
优婆塞。”
三 “大德!云何为优婆塞趣向自利而未趣向利他耶?”
221 “摩诃男!若优婆塞自成就信,而未劝导他成就信;自成就戒,而未劝导他成就
戒;自成就舍,而未劝导他成就舍;自欲见诸比丘,而未劝导他见诸比丘;自欲听
闻正法,而未劝导他听闻正法;自持所闻之法,而未劝导他持[所闻之]法;自观
察所持法之义,而未劝导他观察[所持法之]义;自知义、知法、随顺法,而未劝
导他[知义、知法、]随顺法而行,则为优婆塞趣向自利,而未趣向他利。”
四 “大德!云何为优婆塞俱趣向自利利他耶?”
“摩诃男!若优婆塞自成就信,而劝导他成就信;自成就戒,而劝导他成就戒;
自成就舍,而劝导他成就舍;自欲见诸比丘,而劝导他见诸比丘;自欲听闻正法,
而劝导他听闻正法;自持所闻之法,而劝导他持[所闻之]法;自观察所持法之义,
222 而劝导他观察[所持法之]义;自知义、知法、随顺法,而且劝导他[知义、知法]
随顺法而行,则优婆塞为俱趣向自利利他。”

注1 汉译杂阿含三三-一一、一切行(大正藏二、二三六c)。

二十六 耆婆1
一 尔时,世尊住王舍城耆婆庵罗园。时,耆婆童子来诣世尊之处。至已,礼敬世
尊,坐于一面。坐于一面之耆婆童子白世尊言:
“大德!云何为优婆塞耶?”
“耆婆!若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则为优婆塞。”
二 “大德!云何为具戒之优婆塞耶?”
“耆婆!若优婆塞离杀生、离不与取、离邪淫、离妄语、离饮酒,则为具戒之优
婆塞。”
三 “大德!云何为优婆塞趣向自利而未趣向利他耶?”
“耆婆!若优婆塞自成就信,而未劝导他成就信;自成就戒,而未劝导他成就
戒;自成就舍,而未劝导他成就舍;自欲见诸比丘,而未劝导他见诸比丘;自欲听
闻正法,而未劝导他听闻正法;自持所闻之法,而未劝导他持[所闻之]法;自观
察所持法之义,而未劝导他观察[所持法之]义;自知义、知法、随顺法,而未劝
导他[知义、知法、]随顺法而行,则优婆塞为趣向自利而未趣向利他。”
四 “大德!云何为优婆塞俱趣向自利利他耶?”
223 “耆婆!若优婆塞自成就信,而劝导他成就信;自成就戒,而劝导他成就戒;自
成就舍,而劝导他成就舍;自欲见诸比丘,而劝导他见诸比丘;自欲听闻正法,而
劝导他听闻正法;自持所闻之法,而劝导他持[所闻之]法;自观察所持法之义,
而劝导他观察[所持法之]义;自知义、知法、随顺法,而且劝导他[知义、知法、]
随顺法而行,则优婆塞为俱趣向自利利他。”

注1 参照前经。
二十七 力1 (一)
一 “诸比丘!有八种力。以何为八耶?
二 诸比丘!小儿以啼泣为力,妇女以嗔恚为力,盗贼以武器为力,国王以自在为
力,愚人以毁呰为力,贤人以审谛为力,多闻者以计数为力,婆罗门以忍辱为力。
诸比丘!如是,有八种力。”

注1 汉译增三八-一-一(大正藏二、七一七b),杂阿含二六~五五、五六、六一(大正藏
二、一八八b)。

二十八 力1(二)
224 一 时,具寿舍利弗往诣世尊之处。至已,礼敬世尊,却坐一面。坐于一面时,世
尊对具寿舍利弗言:
“舍利弗!漏尽比丘有几何之力,成就其力而漏尽比丘谓‘我漏已尽’,知漏尽
耶?”
二 “大德!漏尽比丘有八力,成就其力而漏尽比丘谓‘我漏已尽’,了知漏尽。
三 大德!此处,漏尽比丘以如实正慧善观一切诸行是无常。大德!漏尽比丘以如
实正慧善观一切诸行是无常,此为漏尽比丘之力。依此力而漏尽比丘谓‘我漏已尽’,
如漏尽。
四 大德!又,漏尽比丘以如实正慧善观诸欲如火坑。大德!漏尽比丘以如实正慧
善观诸欲如火坑,此为漏尽比丘之力。依此力而漏尽比丘谓‘我漏已患’,知漏尽。
五 大德!又,漏尽比丘其心趣向于离、倾向于离、临入于离、住于离,欢喜出尽
一切漏所生之法。大德!漏尽比丘其心趣向于离、倾向于离、临入于离、住于离,
欢喜出尽一切漏所生之法,此为漏尽比丘之力。依此力而漏尽比丘谓‘我漏已尽’,
知漏尽。
六 大德!又,漏尽比丘修习、善修四念处。大德!漏尽比丘修习、善修四念处,
225 此为漏尽比丘之力。依此力而漏尽比丘谓‘我漏已尽’,知漏尽。
七 大德!又,漏尽比丘修习、善修四神足。大德!漏尽比丘修习、善修四神足,
此为漏尽比丘之力。依此力而漏尽比丘谓‘我漏已尽’,知漏尽。
大德!又,漏尽比丘修习、善修五根。大德!漏尽此丘修习、善修五根,此为漏
尽比丘之力。依此力而漏尽比丘谓‘我漏已尽’,知漏尽。
大德!又,漏尽比丘修习、善修七觉支。大德!漏尽比丘修习、善修七觉支,
此为漏尽比丘之力。依此力而漏尽比丘谓‘我漏已尽’,知漏尽。
大德!又,漏尽比丘修习、善修八圣道。大德!漏尽比丘修习、善修八圣道,
此为漏尽比丘之力。依此力而漏尽比丘谓‘我漏已尽’知漏尽。
大德!漏尽比丘有如是之八力,成就其力而漏尽比丘谓‘我漏已尽’,知漏尽。”

注1 汉译杂阿含二六-五七、五八(大正藏二、一八八b)。

二十九 难1
一 “诸比丘!无闻之凡夫曰:‘世间得时节有所作,世间得时节有所作。’而彼不
知时节与非时节。诸比丘!于梵行住有八难、非时,以何为八耶?
二 诸比丘!此处如来出现于世,谓应供、正等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
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又说法,趣向于止息、趣向于般涅槃、趣向于
等觉,善逝之所演,而此人生于地狱。诸比丘!此为梵行住之第一难、非时。
226 三 诸比丘!又,如来出现于世,[谓应供、正等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
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又说法,趣向于止息、趣向于般涅槃、趣向
于等觉,善逝之所演,而此人生于畜生。[诸比丘!此为梵行住之第二难、非时。
诸比丘!又,如来出现于世,谓应供、正等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
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又说法,趣向于止息、趣向于般涅槃、趣向于
等觉,善逝之所演,]而此人生于饿鬼道。[诸比丘!此为梵行住之第三难、非时。
诸比丘!又,如来出现于世,谓应供、正等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
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又说法,趣向于止息、趣向于般涅槃、趣向于
等觉,善逝之所演,]而此人生于长寿天。[诸比丘!此为梵行住之第四难、非时。
诸比丘!又,如来出现于世,谓应供、正等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
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又说法,趣向于止息、趣向于般涅槃、趣向于
等觉,善逝之所演,]而此人生于边国无知之夷狄中,于此处无得比丘、比丘尼、
优婆塞、优婆夷。[诸比丘!此为梵行住之第五难、非时。
诸比丘!又,如来出现于世,谓是应供、正等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
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又说法,趣向于止息、趣向于般涅槃、趣向
于等觉,善逝之所演,]而此人虽生于中国,然而有邪见、颠倒见,为‘无施、无
供施、无烧施、无善恶业之果报、无此世、无他世、无母、无父、无生死之众生,
于世间为沙门、婆罗门之正到正趣,此世他世无自证知、现证而宣说者。’[诸比丘!
此为梵行住之第六难、非时。
诸比丘!又,如来出现于世,谓应供、正等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
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又说法,趣向于止息、趣向于般涅槃、趣向于
等觉,善逝之所演,]而此人虽生于中国,然为无慧、痴呆、哑羊而不能知善说、
恶说之义。诸比丘!此为梵行住之第七难、非时。
227 四 诸比丘!又,如来不出现于世,谓应供、正等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
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又不说法,趣向于止息、趣向于般涅槃、
趣向于等觉,善逝之所演,而此人生于中国,有慧、无痴呆、无哑羊而能知善说、
恶说之义。诸比丘!此为梵行住之第八难、非时。
诸比丘!如是,于梵行住有八种之难、非时。
五 诸比丘!于梵行住有一种之不难、是时,以何为一耶?
六 诸比丘!此处如来出现于世,谓应供、正等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
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又说法,趣向于止息、趣向于般涅槃、趣向于
等觉,善逝之所演,而此人生于中国,有慧、无痴呆、无哑羊而能知善说、恶说之
义。诸比丘!此为梵行住之一种不难、是时。”
正法演说时 生出人世间
若不证得果 必不得时节
不为人障碍 难者多能说
诸如来出世 稀有于世间
现前所见者 是世中甚难
求义利之人 加之得人身
欲遇正法说 当以精勤学
228 云何知正法 欲得不失时
失时之人者 堕地狱受苦
于此世必失 正法决定性
如商人必失 义利而永悔
缠于无明者 则不受正法
久生死[流转] 当纳受轮迥
正法演说时 得受人之性
过现未来世 若行大师教
悟得世间时 得知等梵行
如来之[正道] 已行于其身
日种具眼说 律仪护其身
常持正之念 离漏而应住
随魔罗世界 随眼皆断去
得尽诸漏人 是世到彼岸

注1 汉译增一阿含四二-一、非时(大正藏二、七四七a),中阿含一二四、八难(大正藏一、
六一三a)。长部经典原典,第三卷二六三。再者,在本经应该注意的地方是khana时
节、不难,akhana非时节、难。

三十 阿那律1
一 尔时,世尊住婆只国尸收摩罗山之恐怖林鹿园。其时,具寿阿那律住支提国之
东竹山林。时,具寿阿那律静居宴默,其心如是起思念:
229 “此法为少欲者之所有,此法非多欲者之所有;此法为知足者之所有,此法非无
厌者之所有;此法为闲居者之所有,此法非乐聚会者之所有;此法为发勤者之所
有,此法非懈怠者之所有;此法为正念者之所有,此法非邪念者之所有;此法为定
意者之所有,此法非乱意者之所有;此法为智慧者之所有,此法非愚痴者之所有。”
二 时,世尊于心了知阿那律心所思念,譬如力士伸曲腕或曲伸腕,如是[迅速]
隐没于婆只国尸收摩罗山之恐怖林鹿园,而呈现于支提国东竹山林具寿阿那律之
前。世尊坐于所设之座,具寿阿那律亦稽首世尊,坐于一面。坐于一面时,世尊对
具寿阿那律言:
三 “善哉、善哉!阿那律!善哉,阿那律!汝思念大人之七念。[谓:]此法为少
欲者之所有,此法非多欲者之所有;此法为知足者之所有,此法非无厌者之所有;
此法为闲居者之所有,此法非乐聚会者之所有;此法为发勤者之所有,此法非懈怠
者之所有;此法为正念者之所有,此法非邪念者之所有;此法为定意者之所有,此
法非乱意者之所有;此法为智慧者之所有,此法非愚痴者之所有。阿那律!然者,
汝今思念大人之第八念![谓:]此法为乐于无戏论、喜于无戏论者之所有,此法
非乐於戏论、喜於戏论者之所有。
230 四 阿那律!汝若思念此大人之八念,若欲离诸欲,离诸之不善法,为有寻、有伺,
自离而生之喜与乐,当具足初静虑而住。
五 阿那律!汝若思念此大人之八念,若欲为寻伺寂静之故,为内净,为心一趣,
为无寻、无伺由三摩地而生之喜与乐,当具足第二静虑而住。
六 阿那律!汝若思念此大人之八念,若欲离喜之故,为舍而住,为正念、正知,
乐正受于身,如诸圣者之宣说,有舍与念而乐住,当具足第三静虑而住。
七 阿那律!汝若思念此大人之八念,若欲断乐、断苦之故,及先已灭于忧与喜之
故,为不苦不乐之舍念清净,当具足第四静虑而住。
八 阿那律!汝若思念此大人之八念,随乐欲而得此四静虑增上心之现法乐住,得
而无艰难,得而无梗涩,譬如于居士、居士子,盛满种种衣之衣箧,知足而住;于
汝当思为能资于粪扫衣为喜,不惧、安稳住,为入涅槃。
231 九 阿那律!汝若思念此大人之八念,随乐欲而得此四静虑增上心之现法乐住,得
而无艰难,得而无梗涩,譬如于居士、居士子,多羹多添味之白米饭,知足而住;
于汝当思为能资于乞食为喜,不惧、安稳住,为入涅槃。
一0 阿那律!汝若思念此大人之八念,随乐欲而得此四静虑增上心之现法乐住,
得而无艰难,得而无梗涩,譬如于居士、居士子,自内外面涂,防风闩闭,闭窗之
楼阁,知足而住;于汝当思为能资于树下坐为喜,不惧、安稳住,为入涅槃。
一一 阿那律!汝若思念此大人之八念,随乐欲得此四静虑增上心之现法乐住,得
而无艰难,得而无梗涩,譬如于居士、居士子,床铺有长山羊毛之覆、有白毡之覆、
有绣花之覆、有殊胜羚羊皮之覆、有覆帐、两侧有丹枕,知足而住;于汝当思为能
资于草覆之床座为喜,不惧、安稳住,为入涅槃。
232 一二 阿那律!汝若思念此大人之八念,随乐欲而得此四静虑增上心之现法乐住,
得而无艰难,得而无梗涩,譬如于居士、居士子,种种药,谓:熟酥、生酥、油、
蜜、糖,知足而住;于汝当思为能资于陈弃药为喜,不惧、安稳住,为入涅槃。
一三 阿那律!然者,汝于次之雨安居,住此文提国之东竹山林!”
“唯然,大德!”
具寿阿那律回答世尊。
时,世尊如是教诫具寿阿那律已,譬如力士伸曲腕,曲伸腕,如是[迅速]没
入支提国之东竹山林,呈现于婆只国尸收摩罗山之恐怖林鹿园。世尊坐于所设之座。
坐已世尊告诸比丘言:
一四 “诸比丘!我为汝等当说大人之八念,谛听,善思作意!我当说。”
“唯然,大德!”
彼诸比丘回答世尊。世尊曰:
“诸比丘!何等为大人之八念耶?
一五 诸比丘!此法为少欲者之所有,此法非多欲者之所有;此法为知足者之所
有,此法非无厌者之所有;此法为闲居者之所有,此法非乐聚会者之所有;此法为
发勤者之所有,此法非懈怠者之所有;此法为正念者之所有,此法非邪念者之所有;
此法为定意者之所有,此法非乱意者之所有;此法为智慧者之所有,此法非愚痴者
233 之所有;此法为乐于无戏论、喜于无戏论者之所有,此法非乐於戏论、喜於戏论者
之所有。
一六 诸比丘!说‘此法为少欲者之所有,此法非多欲者之所有’者,是缘何而说
耶?
一七 诸比丘!此处有比丘,为少欲而不欲被知少欲;为知足而不欲被知知足;为
闲居而不欲被知闲居;为发勤而不欲被知发勤;为正念而不欲被知正念;为定意而
不欲被知定意;有智慧而不欲被知有智慧;乐于无戏论而不欲被知乐于无戏论。诸
比丘!说‘此法为少欲者之所有,此法非多欲者之所有’者,是缘此而说。
一八 诸比丘!说‘此法为知足者之所有,此法非无厌者之所有’者,是缘何而说
耶?
一九 诸比丘!此处有比丘,即使依任何之衣、食、床座、病药、资具亦为厌足。
诸比丘!说‘此法为知足者之所有,此法非无厌者之所有’者,是缘此而说。
二0 诸比丘!说‘此法为闲居者之所有,此法非乐聚会者之所有’者,是缘何而
说耶?
二一 诸比丘!此处有比丘,闲居而住,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王、
王臣、外道、外道弟子来。尔时,比丘心趣向于离、倾向于离、临入于离、住于离、
234 欢喜出离,唯定作策励出离之谈。诸比丘!说‘此法为闲居者之所有,此法非乐聚
会者之所有’者,是缘此而说。
二二 诸比丘!说‘此法为发勤者之所有,此法非懈怠者之所有’者,是缘何而说
耶?
二三 诸比丘!此处有比丘,发勤而住,为断诸不善法,具足诸善法,有努力,为
勇健坚固,于诸善法而不舍轭担。诸比丘!说‘此法为发勤者之所有,此法非懈怠
名之所有’者,是缘此而说。
二四 诸比丘!说‘此法为正念者之所有,此法非邪念者之所有’者,是缘何而说耶?
二五 诸比丘!此处有比丘,有念,成就最胜之念慧,久亦忆念随念以前之所作、
以前之所说。诸比丘!说‘此法为正念者之所有,此法非邪念者之所有’者,是缘
此而说。
二六 诸比丘!说‘此法为定意者之所有,此法非乱意者之所有’者,是缘何而说
耶?
二七 诸比丘!此处有比丘,离诸欲,离诸不善法,为有寻、有伺,自离而生喜与
乐,具足初静虑而住。为寻伺寂静故,为内净,为心一趣,为无寻、无伺,由三摩
地而生喜与乐,具足第二静虑而住。离喜之故,为舍而住,正念正知,正受乐于身,
如诸圣者之宣说,有舍与念而乐住,其足第三静虑而住。断乐断苦之故,及先已灭
忧与喜之故,以不苦不乐为舍念清净,具足第四静虑而住。诸比丘!说‘此法为定
意者之所有,此法非乱意者之所有’者,是缘此而说。
二八 诸比丘!说‘此法为智慧者之所有,此法非愚痴者之所有’者,是缘何而说
耶?
二九 诸比丘!此处有比丘,有智慧,为圣决择,成就正顺苦尽之生灭慧。诸比丘!
说‘此法为智慧者之所有,此法非愚痴者之所有’者,是缘此而说。
235 三0 诸比丘!说‘此法为乐于无戏论、喜于无戏论者之所有,此法非乐於戏论、
喜於戏论者之所有’者,是缘何而说耶?
三一 诸比丘!此处有比丘,其心入於戏论之灭尽而欢喜、安住、解脱。诸比丘!
说‘此法为乐于无戏论、喜于无戏论者之所有,此法非乐於戏论、喜於戏论者之所
有’者,是缘此而说。”
三二 时,具寿阿那律于次之雨安居,即住于支提国之东竹山林。时,具寿阿那律
独远离,不放逸、热诚,住于精勤不久,善男子之正从家而出家,为无上之梵行,
究竟于现法自证知,现证具足而住,证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更
不受后有。具寿阿那律为阿罗汉之一人。
时,具寿阿那律得阿罗汉,其时,说偈曰:
“世间无上师了知我思
以神通意所成身而来
随后如来而说明我意
佛无戏论所说无戏论
觉悟其法而欢喜其教
悟得三明而佛说已办”
第三 居士品[终]
摄句:
(一、二)二之郁伽、(三、四)二之呵哆、(五)摩诃男、(六)耆婆、(七、八)
二之力、(九)难、(十)阿那律之十。

注1 汉译增阿含四二-六、大人八念(大正藏二、七五四a),中阿含七四、八念(大正藏一
五四0c)。


第四 布施品
三十一 布施1 (一)
一 “诸比丘!布施有八种。以何为八耶?
二 即随至而给与布施;怖畏之故而给与布施;我前受布施而给与布施;我将受布
施而给与布施;思:‘布施为善’而给与布施,思:‘我炊而彼等不炊,故我给与
炊而对不炊者给与布施’;思:‘若给与布施,则我为起善名称’而给与布施;为心
之庄严、心资具而给与布施。
诸比丘!如是有八种布施。”

注1 汉译集异门足论(大正藏二六、四四一a),长部经典原典第三卷二五八页。

三十二 布施1 (二)
信惭善施法
此苦世所求
世称为天道
此往天世道

注1 论事原典三四一页

三十三 布施事1
一 “诸比丘!布施事有八种。以何为八耶?
二 即欲之故给与布施;嗔之故给与布施;痴之故给与布施;怖畏之故给与布施;
思:‘父祖先若作则我不可废旧有之家风’而给与布施;思:‘若给与此布施则身
237 坏命终而后当生于善趣、天界’而给与布施;思:‘若给与此布施则我心生明净适
悦欢喜’而给与布施;为心之庄严、心资具而给与布施。
诸比丘!如是,布施事有八种。”

注1 参照第三十一经

三十四 田
一 “诸比丘!播种子于八分成就之田时,无大果、无大味、无胜增长。云何为八分
成就耶?
二 诸比丘!此处有田,有凹凸、有石砾、有盐分、耕土不深、[水之]入路不具、
[水之]出路不具、沟不具、畔不具。
诸比丘!如是,播种于八分成就之田时,无大果、无大味、无胜增长。
诸比丘!如是,给与布施于八分成就之沙门婆罗门时,无大果、无大功德、无
大威光、无大偏满。云何为八分成就耶?
三 诸比丘!此处有沙门婆罗门,有邪见、邪思惟、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
邪念、邪定。
诸比丘!如是,给与布施于八分成就之沙门婆罗门时,无大果、无大功德、无
大威光、无大偏满。
四 诸比丘!播种子于八分成就之田时,有大果、有大味、有胜增长。云何为八分
成就耶?
238 五 诸比丘!此处有田,无凹凸、无石砾、无盐分、耕土深、[水之]入路具、[水
之]出路具、沟具、畔具。
诸比丘!如是,播种于八分成就之田时,有大果、有大味、有胜增长。
诸比丘!如是,给与布施于八分成就之沙门婆罗门时,有大果、有大功德、有
大威光、有大偏满。云何为八分成就耶?
六 诸比丘!此处有沙门婆罗门,有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
正念、正定。
诸比丘!如是,给与布施于八分成就之沙门婆罗门时,有大果、有大功德、有
大威光、有大偏满。”
播具足之种子于具足之田,
天[降雨],资具足,谷具足,
息灾具足,增长具足,
广大具足,果具足。如是,
给与戒具足者之具足食。
所作具足者,则具足戒。
故欲具足者,则为具足人,
事于慧具足者!是具足戒。
得明行具足、心具足,
作作业具足,得义利圆满,
如实知世间,当得见具足!
达道具足,[随]意具足而进。
239 拂一切垢,得涅槃具足。
脱一切苦,即一切具足。
三十五 布施受生1
一 “诸比丘!布施受生有八种。以何为八耶?
二 诸比丘!此处有一类者,布施于沙门婆罗门,[谓]:饮食、衣服、车乘、华鬘、
薰香、涂香、床具、房舍、灯具。彼给与布施而有所求;彼见刹帝利大家、婆罗门
大家、居士大家五妙欲丰足全备而喜乐,彼思念:‘我身坏命终而后,当受生于刹
帝利大家、婆罗门大家、居士大家之伙伴。’彼即是其心、住其心、修其心。其心
于下劣而信解,于最上而不修习,身坏命终而后,受生于刹帝利大家、婆罗门大家、
居士大家之伙伴。此是随具戒者而说,破戒者则不然。诸比丘!具戒者之心愿为清
净故成就。
240 三 诸比丘!复次,此处有一类者,布施于沙门婆罗门,[谓]:饮食、衣服、车乘、
华鬘、薰香、涂香、床具、房舍、灯具。彼给与布施而有所求;彼闻‘四天王者长
寿、端丽而多乐。’彼思念:‘我身坏命终而后,当受生于四大天王之伙伴。’彼
即定其心、住其心、修其心。其心于下劣而信解,于最上而不修习,身坏命终而后,
受生于四天王之伙伴。此是随具戒者而说,破戒者则不然。诸比丘!具戒者之心愿
为清净故成就。
四 诸比丘!复次,此处有一类者,布施于沙门婆罗门,[谓]:饮食、衣服、华鬘、
薰香、涂香、床具、房舍、灯具。彼给与布施而有所求;彼闻‘忉利天者[长寿、
端丽而多乐。’彼思念:‘我身坏命终而后,当受生于忉利天之伙伴。’彼即是其
心、住其心、修其心。其心于下劣而信解,于最上而不修习,身坏命终而后,受生
于忉利天之伙伴。此是随具戒者而说,破戒者则不然。诸比丘!具戒者之心愿为清
净故成就。
诸比丘!复次,此处有一类者,布施于沙门婆罗门,谓:饮食、衣服、车乘、
华鬘、薰香、涂香、床具、房舍、灯具。彼给与布施而有所求;彼闻:]‘夜摩天者
[长寿、端丽而多乐。’彼思念:‘我身坏命终而后,当受生于夜摩天之伙伴。’
彼即定其心、住其心、修其心。其心于下劣而信解,于最上而不修习,身坏命终而
后,受生于夜摩天之伙伴。此是随具戒者而说,破戒者则不然。诸比丘!具戒者之
心愿为清净故成就。
诸比丘!复次,此处有一类者,布施于沙门、婆罗门,谓:饮食、衣服、车乘、
华鬘、薰香、涂香、床具、房舍、灯具。彼给与布施是有所求;彼闻:]‘兜率天者
[长寿、端丽而多乐。’彼思念:‘我身坏命终而后,当受生于兜率天之伙伴。’
彼即定其心、住其心、修其心。其心于下劣而信解,于最上而不修习,身坏命终而
后,受生于兜率天之伙伴。此是随具戒者而说,破戒者则不然。诸比丘!具戒者之
心愿为清净故成就。
诸比丘!复次,此处有一类者,布施于沙门婆罗门,谓:饮食、衣服、华鬘、
薰香、涂香、床具、房舍、灯具。彼给与布施而有所求;彼闻:]‘化乐天者[长寿、
端丽而多乐。’彼思念:‘我身坏命终而后,当受生于化乐天之伙伴。’彼即定其
心、住其心、修其心。其心于下劣而信解,于最上而不修习,身坏命终而后,受生
于化乐天之伙伴。此是随具戒者而说,破戒者则不然。诸比丘!具戒者之心愿为清
净故成就。
诸比丘!复次,此处有一类者,布施于沙门婆罗门,谓:饮食、衣服、车乘、
华鬘、薰香、涂香、床具、房舍、灯具。彼给与布施而有所求;彼闻:]‘他化自在
天者长寿、端丽而多乐。’彼思念:‘我身坏命终而后,当受生他化自在天之伙伴。’
彼即定其心、住其心、修其心。其心于下劣而信解,于最上而不修习,身坏命终而
后,受生于他化自在天之伙伴。此是随具戒者而说,破戒者则不然。诸比丘!具戒
者之心愿为清净故成就。
241 五 诸比丘!复次,此处有一类者,布施于沙门婆罗门,[谓]:饮食、衣服、车乘、
华鬘、薰香、涂香、床具、房舍、灯具。彼给与布施有所求;彼闻:‘梵身天者长
寿、端丽而多乐。’彼思念:‘我身坏命终而后,当受生于梵身天之伙伴。’彼即
定其心、住其心、修其心。其心于下劣而信解,于最上而不修习,身坏命终而后,
受生于梵身天之伙伴。此是随具戒者而说,破戒者则不然。诸比丘!具戒者之心愿
为清净故成就。
诸比丘!如是,于布施受生有八种。”

注1 汉译集异门足论(大正藏二六、四四二c),长部经典原典第三卷二五八页。

三十六 福业事1
一 “诸比丘!福业事有三种。以何为三耶?
二 即:施类福业事、戒类福业事、修类福业事。
三 诸比丘!此处有一类者,少作施类福业事,少作戒类福业事,未作修类福业事。
彼身坏命终而后,受生于苦厄之人。
四 诸比丘!复次,此处有一类者,中作施类福业事,中作戒类福业事,未作修类
福业事。彼身坏命终而后,受生于安乐之人。
242 五 诸比丘!复次,此处有一类者,多作施类福业事,多作戒类福业事,未作修类
福业事。彼身坏命终而后,受生于四天王之伙伴。诸比丘!此中,四天王者作施类
福业事甚多,作戒类福业事甚多故,由四天王之诸天有十胜处,[谓]:天寿、天貌、
天乐、天称、天增上力、天色、天声、天香、天味、天触。
六 诸比丘!复次,此处有一类者,多作施类福业事,多作戒类福业事,未作修类
福业事。彼身坏命终而后,受生于忉利天之伙伴。诸比丘!此中,释提桓因者作施
类福业事甚多,作戒类福业事甚多故,由忉利天之诸天有十胜处,[谓]:天寿、天
貌、天乐、天称、天增上力、天色、天声、天香、天味、天触。
七 诸比丘!复次,此处有一类者,多作施类福业事,多作戒类福业事,未作修类
福业事。彼身坏命终而后,受生于夜摩天之伙伴。诸比丘!此中,夜摩天子者作施
类福业事甚多,作戒类福业事甚多故,由夜摩天之诸天有十胜处,[谓]:天寿、天
貌、天乐、天称、天增上力、天色、天声、天香、天味、天触。
243 八 诸比丘!复次,此处有一类者,多作施类福业事,多作戒类福业事,未作修类
福业事。彼身坏命终而后,受生于兜率天之伙伴。诸比丘!此中,兜率天子者作施
类福业事甚多,作戒类福业事甚多故,由兜率天之诸天有十胜处,[谓]:天寿、天
貌、天乐、天称、天增上力、天色、天声、天香、天味、天触。
九 诸比丘!复次,此处有一类者,多作施类福业事,多作戒类福业事,未作修类
福业事。彼身坏命终而后,受生于化乐天之伙伴。诸比丘!此中,化乐天子者作施
类福业事甚多,作戒类福业事甚多之故,自化乐天之诸天有十胜处,[谓]:天寿、
天貌、天乐、天称、天增上力、天色、天声、天香、天味、天触。
一0 诸比丘!复次,此处有一类者,多作施类福业事,多作戒类福业事,未作修
类福业事。彼身坏命终而后,受生于他化自在天之伙伴。诸比丘!此中,自在天子
者作施类福业事甚多,作戒类福业事甚多故,由他化自在天之诸天有十胜处,[谓]:
天寿、天貌、天乐、天称、天增上力、天色、天声、天香、天味、天触。
诸比丘!如是,于福业事有三种。”

注1 长部经典原典第三卷二一八页,如是语经五一

三七 善士1 (一)
一 “诸比丘!善士之施有八种。以何为八耶?
244 二 即:鲜洁而施、殊妙而施、随时而施、相应而施、辨别而施、屡屡而施、施心
明净、施而适悦。
诸比丘!如是,善士之施有八种。”
鲜洁殊妙之饮食
随时相应与再三
为梵行者等善田
给与布施之人者
即使舍弃众多财
更无有追悔之心
如是给与布施者
正观者等之赞叹
有信之智者如是
以解脱心作供施
于无害安乐之世
受生也乃是贤者

注1 参照汉译增一阿含四二~九、善男子施(大正藏二、七五五b),增支部经典原典一七二
页。

三八 善士(二)
一 “诸比丘!善士若能生于家,则资众生之义利、利益、安乐。[谓:]资父母之
义利、利益、安乐;资妻子之义利、利益、安乐;资奴仆之义利、利益、安乐,资
朋友之义利、利益、安乐;资饿鬼之义利、利益、安乐;资国王之益利、利益、安
乐;资诸天之义利、利益、安乐;资沙门、婆罗门之义利、利益、安乐。
二 诸比丘!譬如大雨成就一切之谷,则资众生之义利、利益、安乐,诸比丘!如
是若善士能生于家,则资众生之义利、利益、安乐。[谓:]资父母之义利、利益、
安乐;资妻子之义利、利益、安乐;资奴仆之义利、利益、安乐;资朋友之义利、
利益、安乐;资饿鬼之义利、利益、安乐;资国王之益利、利益、安乐;资诸天之
245 义利、利益、安乐:资沙门婆罗门之义利、利益、安乐。”
住正慧者之家
是诸人之利益
忆念前世所作
不厌于夜与昼
如法奉仕于父
与母乃及祖先
善美之人知法
坚定持有信心
恭敬奉事于修
梵行之出家者
善立于正法为
人王者之利益
诸天亲族朋友
与一切人利益
若调伏悭垢秽
则到吉祥之天
三十九 等流
一 “诸比丘!有福之等流、善之等流、乐之食、生天之因、乐之异熟、资于生天、
资于可爱、可乐、可意、利益,安乐者有八种。
二 诸比丘!此处有圣弟子,归依佛。诸比丘!此有福之等流、善之等流、乐之食、
生天之因、乐之异熟、资于生天、资于可爱、可乐、可意、利益,是安乐者之第一。
三 诸比丘!此处有圣弟子,归依法。诸比丘!此有福之等流、[善之等流、生天之
因、乐之异熟、资于生天、资于可爱、可乐、可意、利益,是安乐者之]第二。
四 诸比丘!复次有圣弟子,归依僧。诸比丘!此有福之等流、善之等流、乐之食、
生天之因、乐之异熟、资于生天、资于可爱、可乐、可意、利益,是安乐者之第三。
246 五 诸比丘1!有五种布施,为大布施、自最初而知、于长夜而知、于传统而知,
自古而有,未杂乱、未曾杂乱、现不杂乱、当不杂乱,不受有智之沙门、婆罗门诃
讥。以何为五耶?
六 诸比丘!此处有圣弟子,断杀生、离杀生。诸比丘!圣弟子,离杀生而施无畏、
施无怨、施无害于无量之众生。施无畏、施无怨、施无害于无量之众生已,而得无
量之无畏、无怨、无害。诸比丘!此乃第一之布施,为大布施、自最初而知、于长
夜而知、于传统而知,自古而有,未杂乱、未曾杂乱、现不杂乱、当不杂乱,不受
有智之沙门婆罗门诃讥。诸比丘!此有福之等流、善之等流、乐之食、生天之因、
乐之异熟、资于生天、资于可爱、可乐、可意、利益,是安乐者之第四。
七 诸比丘!复次有圣弟子,断不与取、离不与取。[诸比丘!圣弟子,离不与取而
施无畏、施无怨、施无害于无量之众生。施无畏、施无怨、施无害于无量之众生已,
而得无量之无畏、无怨、无害。诸比丘!此乃第二之布施,为大布施、自最初而知、
于长夜而知、于传统而知,自古而有,未杂乱、未曾杂乱、现不杂乱、当不杂乱,
不受有智之沙门婆罗门诃讥。诸比丘!此有福之等流、善之等流、乐之食、生天之
因、乐之异熟、资于生天、资于可爱、可乐、可意、利益,是安乐者之第五。
诸比丘!复次有圣弟子,]断欲邪行、离欲邪行。[诸比丘!圣弟子,离欲邪行
而施无畏、施无怨、施无害于无量之众生。施无畏、施无怨、施无害于无量之众生
已而得无量之无畏、无怨、无害。诸比丘!此乃第三之布施,为大布施、自最初而
知、于长夜而知、于传统而知,自古而有,未杂乱、未曾杂乱、现不杂乱、当不杂
乱,不受有智之沙门婆罗门诃讥。诸比丘!此有福之等流、善之等流、乐之食、生
天之因、乐之异熟、资于生天、资于可爱、可乐、可意、利益,是安乐者之第六。
诸比丘!复次有圣弟子,]断妄语,离妄语。[诸比丘!圣弟子,离妄语而施无
畏、施无怨、施无害于无量之众生。施无畏、施无怨、施无害于无量之众生已,而
得无量之无畏、无怨、无害。诸比丘!此乃第四之布施,为大布施、自最初而知、
于长夜而知、于传统而知,自古而有,未杂乱、未曾杂乱、现不杂乱、当不杂乱,
不受有智之沙门婆罗门诃讥。诸比丘!此有福之等流、善之等流、乐之食、生天之
因、乐之异熟、资于生天、资于可爱、可乐、可意、利益,是安乐者之第七。
诸比丘!复次有圣弟子,]断饮酒,离饮酒。诸比丘!圣弟子,离饮酒而施无
畏、施无怨、施无害于无量之众生。施无畏、施无怨、施无害于无量之众生已,而
得无量之无畏、无怨、无害。诸比丘!此乃第五之布施,为大布施、自最初而知、
于长夜而知、于传统而知,自古而有,未杂乱、未曾杂乱、现不杂乱、当不杂乱,
247 不受有智之沙门婆罗门诃讥。诸比丘!此有福之等流、善之等流、乐之食、生天之
因、乐之异熟、资于生天、资于可爱、可乐、可意、利益,是安乐者之第八。
诸比丘!如是有福之等流、善之等流、乐之食、生天之因、乐之异熟、资于生
天、资于可爱、可乐、可意、利益,是安乐者有八种。”

注1 参照论事原典三四一页

四十 极轻
一 “诸比丘!若修习、多作杀生,则生于地狱、生于畜生、生于饿鬼。杀生极轻之
异熟者,令人短命。
二 诸比丘!若修习、多作不与取,则生于地狱、生于畜生、生于饿鬼。不与取极
轻之异熟者,令人损财。
三 诸比丘!若修习、多作欲邪行,则生于地狱、生于畜生、生于饿鬼。欲邪行极
轻之异熟者,令人受敌之怨。
四 诸比丘!若修习、多作妄语,则生于地狱、生于畜生、生于饿鬼。妄语极轻之
异熟者,令人受非实之谗诬。
五 诸比丘!若修习、多作离间语,则生于地狱、生于畜生、生于饿鬼。离间语极
轻之异熟者,令人远离朋友。
248 六 诸比丘!若修习、多作粗恶语,则生于地狱、生于畜生、生于饿鬼。粗恶语极
轻之异熟者,令人[闻]非可意之声。
七 诸比丘!若修习、多作杂秽语,则生于地狱、生于畜生、生于饿鬼。杂秽语极
轻之异熟者,令人[闻]不信言。
八 诸比丘!若修习、多作饮酒,则生于地狱、生于畜生、生于饿鬼。饮酒极轻之
异熟者,令人昏迷。”
第四 布施品[终]
摄句:
(一、二)二之布施与(三)[布施]事与(四)田与(五)布施受生与
(六)[福]业[事]与(七、八)二之善士与(九)等流1与
(一0)极轻。

注1 在原文中,“等流”与“极轻”之顺序颠倒,随本文订正。

第五 布萨品
四十一 略布萨1
一 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住王舍城祇树给孤独园。于此,世尊告诸比丘言:
“诸比丘!”
“大德!”
彼诸比丘回答世尊。世尊曰:
二 “诸比丘!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者,则有大果、大功德、大威光、大偏满。诸
比丘!云何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者,则有大果、大功德、大威光、大偏满耶?
249 三 诸比丘!此处有圣弟子,如是思择:‘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杀生、离杀生,
弃杖弃刀,有耻具悲,哀愍一切众生而住。今我亦今日今夜断杀生、离杀生,弃杖
弃刀,有耻具悲,哀愍一切众生而住。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
成就之第一分。
四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不与取、离不与取,取所与、望所与,不盗,净己而
住。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二分。
五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非梵行、修梵行,修远行、离淫秽法。今我亦于今日
今夜断非梵行、修梵行,修远行,离淫秽法。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
此乃成就之第三分。
250 六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妄语、离妄语,与真语、真实、可依、可信,不欺世
间。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妄语、离妄语,与真语、真实、可依、可信,不欺世间。
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四分。
七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饮酒、离饮酒。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饮酒、离饮酒。
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五分。
八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为一食,不夜食、离非时食。今我亦于今日今夜,为一
食,不夜食、离非时食。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六分。
九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远离舞蹈、歌谣、音乐、观剧、华鬘、薰香、涂香之所
持、庄严。今我亦于今日今夜远离舞蹈、歌谣、音乐、观剧、华鬘、薰香、涂香之
所持、庄严。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七分。
251 一0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高床、大床,离高床、大床,卧于小床、草敷具之
低处。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高床、大床,离高床、大床,卧于小床、草敷具之低
处。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八分。
诸比丘!如是,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有大果、大功德、大威光、大偏满。”

注1 参照汉译增一阿含四三-二、八关斋法(大正藏二、七五六c),增支部经典原典第一卷
二一一页。

四十二 广布萨
一 “诸比丘!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者,则有大果、大功德、大威光、大偏满。诸
比丘!云何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者,则有大果、大功德、大偏满耶?
二 诸比丘!此处有圣弟子,如是思择:‘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杀生、离杀生,
弃杖弃刀,有耻具悲,哀愍一切众生而住。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杀生、离杀生,
弃杖弃刀,有耻具悲,哀愍一切众生而住。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
此乃成就之第一分。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不与取、离不与取,取所与、望所与,不盗,净己而
住。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不与取、离不与取,取所与、望所与,不盗,净己而住。
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二分。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非梵行、修梵行,修远行、离淫秽法。今我亦于今日
今夜断非梵行、修梵行,修远行、离淫秽法。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
此乃成就之第三分。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妄语、离妄语,与真语、真实、可依、可信,不欺世
间。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妄语、离妄语,与真语、真实、可依、可信,不欺世间。
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四分。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饮酒、离饮酒。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饮酒、离饮酒。
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五分。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为一食,不夜食、离非时食。今我亦于今日今夜,为一
食,不夜食、离非时食。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六分。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远离舞蹈、歌谣、观剧、华鬘、薰香、涂香之所持、庄
严。今我亦于今日今夜,远离舞蹈、歌谣、音乐、观剧、华鬘、熏香、涂香之所持、
庄严。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七分。]
三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高床、大床,离高床、大床,卧于小床、草敷具之低
处。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高床、大床,离高床、大床,卧于小床、草敷具之低处。
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八分。
诸比丘!如是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者,则有大果、大功德、大威光、大偏满。
252 有几何之大果耶?有几何之大功德耶?有几何之大威光耶?有几何之大偏满
耶?
四 诸比丘!譬如有人,有多七宝之十六大国,谓:鸯伽、摩竭陀、迦尸、拘萨罗、
跋耆、末罗、支提、跋蹉、拘楼、般阇罗、婆蹉、戌啰西那、阿说迦、阿般提、干
陀罗、剑洴沙,君临为王,不如八分成就布萨之十六分之一。何以故耶?诸比丘!
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上之愉乐,则微弱。
五 诸比丘!人之五十年者,是四天王之一日一夜,如是夜之三十夜为一月,如是
月之十二月为一年,以如是年之五百天年为四天王之寿量。诸比丘!复次,同理,
此世有一类之男女,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身坏命终而后,当生四天王之伙伴。
诸比丘!我于此意趣之故,说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上之愉乐,则是微弱。
253 六 诸比丘!人之百年者,是忉利天之一日一夜,如是夜之三十夜为一月,如是月
之十二月为一年,以如是年之千年为忉利天之寿量。诸比丘!复次,同理,此世有
一类之男女,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身坏命终而后,当生忉利天之伙伴。诸比
丘!我于此意趣之故,说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上之愉乐,则是微弱。
七 诸比丘!人之二百年者,是夜摩天之一日一夜,如是夜之三十夜为一月,如是
月之十二月为一年,以如是年之二千天年为夜摩天之寿量。诸比丘!复次,同理,
此世有一类之男女,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身坏命终而后,当生夜摩天之伙伴。
诸比丘!我于此意趣之故,说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上之愉乐,则是微弱。
八 诸比丘!人之四百年者,是兜率天之一日一夜,如是夜之三十夜为一月,如是
月之十二月为一年,以如是年之四千天年为兜率天之寿量。诸比丘!复次,同理,
此世有一类之男女,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身坏命终而后,当生兜率天之伙伴。
诸比丘!我于此意趣之故,说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上之愉乐,则是微弱。
九 诸比丘!人之八百年者,是化乐天之一日一夜,如是夜之三十夜为一月,如是
月之十二月为一年,以如是年之八千天年为化乐天之寿量。诸比丘!复次,同理,
254 此世有一类之男女,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身坏命终而后,当生化乐天之伙伴。
诸比丘!我于此意趣之故,说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上之愉乐,则是微弱,
一0 诸比丘!人之一千六百年者,是他化自在天之一日一夜,如是夜之三十夜为
一月,如是月之十二月为一年,以如是年之一万六千天年为他化自在天之寿量。诸
比丘!复次,同理,此世有一类之男女,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身坏命终而后,
当生他化自在天之伙伴。诸比丘!我于此意趣之故,说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上之
愉乐,则是微弱。”
不杀生以及不与取
不妄语加之不饮酒
远离非梵行之交会
不夜食与不非时食
不持华鬘亦不用香
卧小床地上之敷具
此八分成就之布萨
究苦边佛陀之所说
日月二者皆是美丽
光辉围绕各各角落
去除黑暗环绕虚空
于普天偏照耀四方
255 此处埋藏种种之宝
真珠摩尼琉璃妙宝
黄金黄金黄金黄金
有种种名称之黄金
此乃不如八分具足
布萨之十六分之一
如于月光之诸星者
故男女者为戒具足
修行八分具足布萨
令得安乐亦为福业
不受讥诃到达天处1

注1 增支部经典原典第一卷二一四页。

四十三 毗舍佉1
一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东园鹿母殿。
时,毗舍佉鹿母来诣世尊之处。至已,礼敬世尊,却坐一面。坐于一面时,世
尊告毗舍佉鹿母言:
二 “毗舍佉!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者,则有大果、大功德、大威光、大偏满。毗
舍佉!云何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者,则有大果、大功德、大威光、大偏满耶?
三 毗舍佉!此处有圣弟子,如是思择:‘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杀生、离杀生,
弃杖弃刀,有耻具悲,哀愍一切众生而住。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杀生、离杀生,
弃杖弃刀,有耻具悲,哀愍一切众生而住。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
256 此乃成就之第一分。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不与取、离不与取,取所与,望所与,不盗,净己而
住。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不与取、离不与取,取所与,望所与,不盗,净己而住。
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二分。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非梵行、修梵行,修远行、离淫秽法。今我亦于今日
今夜,断非梵行、修梵行,修远行、离淫之秽法。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
萨。’此乃成就之第三分。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妄语、离妄语,与真语、真实、可依、可信,不欺世
间。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妄语、离妄语,与真语、真实、可依、可信,不欺世间。
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四分。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饮酒、离饮酒。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饮酒、离饮酒。
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五分。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为一食,不夜食、离非时食。今我亦于今日今夜,为一
食,不夜食、离非时食。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六分。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远离舞蹈、歌谣、音乐、观剧、华鬘、薰香、涂香之所
持、庄严。今我亦于今日今夜,远离舞蹈、歌谣、音乐、观剧、华鬘、薰香、涂香
之所持、庄严。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七分。]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高床、大床,离高床、大床,卧于小床、草敷具之低
处。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高床、大床,离高床、大床,卧于小床、草敷具之低处。
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八分。
毗舍佉!如是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者,则有大果、大功德、大威光、大偏满。
有几何之大果耶?有几何之大功德耶?有几何之大威光耶?有几何之大偏满
耶?
四 毗舍佉!譬如有人,有多七宝之十六大国,谓:鸯伽、摩竭陀、迦尸、拘萨罗、
跋耆、末罗、支提、跋蹉、拘楼、般阇罗、婆蹉、戌啰西那、阿说迦、阿般提、干
陀罗、剑洴沙,君临为王,不如八分成就布萨之十六分之一。何以故耶?毗舍佉!
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上之愉乐,则是微弱。
五 毗舍佉!人之五十年者,是四天王之一日一夜,如是夜之三十夜为一月,如是
月之十二月为一年,以如是年之五百天年,为四天王寿量。毗舍佉!复次,同理,
257 此世有一类之男女,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身坏命终而后,当生四天王之伙伴。
毗舍佉!我于此意趣之故,说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上之愉乐,则是微弱。
六 毗舍佉!人之百年者,是忉利天之一日一夜,如是夜之三十夜为一月,如是月
之十二月为一年,以如是年之千天年,为忉利天之寿量。毗舍佉!复次,同理,此
世有一类之男女,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身坏命终而后,当生忉利天之伙伴。
毗舍佉!我于此意趣之故,说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上之愉乐,则是微弱。
七 毗舍佉!人之二百年者,是[夜摩天之一日一夜,如是夜之三十夜为一月,如
是月之十二月为一年,以如是年之二千天年,为夜摩天之寿量。毗舍佉!复次,同
理,此世有一类之男女,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身坏命终而后,当生夜摩天之
伙伴。毗舍佉!我于此意趣之故,说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上之愉乐,则是微弱。
毗舍佉!人之]四百年者,是[兜率天之一日一夜,如是夜之三十夜为一月,
如是月之十二月为一年,以如是年之四千天年,为兜率天之寿量。毗舍佉!复次,
同理,此世有一类之男女,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身坏命终而后,当生兜率天
之伙伴。毗舍佉!我于此意趣之故,说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上之愉乐,则是微弱。
毗舍佉!人之]八百年者,是[化乐天之一日一夜,如是夜之三十夜为一月,
如是月之十二月为一年,以如是年之八千天年,为化乐天之寿量。毗舍佉!复次,
同理,此世有一类之男女,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身坏命终而后,当生化乐天
之伙伴。毗舍佉!我于此意趣之故,说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上之愉乐,则是微弱。
毗舍佉!人之]一千六百年者,是他化自在天之一日一夜,如是夜之三十夜为
一月,如是月之十二月为一年,以如是年之一万六千天年,为他化自在天之寿量。
毗舍佉!复次,同理,此世有一类之男女,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身坏命终而
后,当生他化自在天之伙伴。毗舍佉!我于此意趣之故,说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
上之愉乐,则是微弱。”
不杀生以及不与取
不妄语加之不饮酒
远离非梵行之交会
不夜食与不非时食
不持华鬘亦不用香
258 卧小床地上之敷具
此八分成就之布萨
究苦边佛陀之所说
日月二者皆是美丽
光辉围绕各各角落
去除黑暗环绕虚空
于普天偏照耀四方
此处理藏种种之宝
真珠摩尼琉璃妙宝
黄金黄金黄金黄金
有种种名称之黄金
此乃不如八分具足
布萨之十六分之一
如于月光之诸星者
故男女者为戒具足
修行八分具足布萨
令得安乐亦为福业
不受讥诃到达天处

注1 汉译中阿含二0二、持斋经(大正藏一、七七0a)。

四十四 婆私吒
一 尔时,世尊住毗舍离城之大林重阁讲堂。时,婆私吒优婆塞来诣世尊之处。至
已,礼敬世尊,却坐一面。坐于一面时,世尊告婆私吒优婆塞言:
“婆私吒!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者,则有大果、大功德、大威光、大偏满。婆
私吒!云何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者,则有大果、大功德、大威光、大偏满耶?
婆私吒!此处有圣弟子,如是思择:‘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杀生、离杀生,
弃杖弃刀,有耻具悲,哀愍一切众生而住。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杀生、离杀生,
弃杖弃刀,有耻具悲,哀愍一切众生而住。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
此乃成就之第一分。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不与取、离不与取,取所与、望所与,不盗,净己而
住。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不与取、离不与取,取所与、望所与,不盗,净己而住。
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二分。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非梵行、修梵行,修远行、离淫秽法。今我亦于今日
今夜,断非梵行、修梵行,修远行、离淫秽法。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
此乃成就之第三分。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妄语、离妄语,与真语、真实、可依、可信,不欺世
间。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妄语、离妄语,与真语、真实、可依、可信,不欺世间。
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四分。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饮酒、离饮酒。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饮酒、离饮酒。
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五分。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为一食,不夜食、离非时食。今我亦于今日今夜,为一
食,不夜食、离非时食。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六分。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远离舞蹈、歌谣、音乐、观剧、华鬘、薰香、涂香之所
持、庄严。今我亦于今日今夜,远离舞蹈、歌谣、音乐、观剧、华鬘、薰香、涂香
之所持、庄严。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七分。
‘诸阿罗汉乃至命终,断高床、大床,离高床、大床,卧于小床、草敷具之低
处。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高床、大床,离高床、大床,卧于小床、草敷具之低处。
我当以此分,作阿罗汉,修行布萨。’此乃成就之第八分。
婆私吒!如是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者,则有大果、大功德、大威光、大偏满。
有几何之大果耶?有几何之大功德耶?有几何之大威光耶?有几何之大偏满
耶?
婆私吒!譬如有人,有多七宝之十六大国,谓:鸯伽、摩竭陀、迦尸、拘萨罗、
跋耆、末罗、支提、跋蹉、拘楼、般阇罗、婆蹉、戌啰西那、阿说迦、阿般提、干
陀罗、剑洴沙,君临为王,不如八分成就布萨之十六分之一。何以故耶?婆私吒!
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上之愉乐,则是微弱。
婆私吒!人之五十年者,是四天王之一日一夜,如是夜之三十夜为一月,如是
月之之十二月为一年,以如是年之五百天年,为四天王之寿量。婆私吒!复次,同
理,此世有一类之男女,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身坏命终而后,当生四天王之
伙伴。婆私吒!我于此意趣之故,说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上之愉乐,则是微弱。
婆私吒!人之百年者,是忉利天之一日一夜,如是夜之三十夜为一月,如是月
之十二月为一年,以如是年之千天年,为忉利天之寿量。婆私吒!复次,同理,此
世有一类之男女,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身坏命终而后,当生忉利天之伙伴。
婆私吒!我于此意趣之故,说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上之愉乐,则是微弱。
婆私吒!人之二百年者,是夜摩天之一日一夜,如是夜之三十夜为一月,如是
月之十二月为一年,以如是年之二千天年,为夜摩天之寿量。婆私吒!复次,同理,
此世有一类之男女,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身坏命终而后,当生夜摩天之伙伴。
婆私吒!我于此意趣之故,说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上之愉乐,则是微弱。
婆私吒!人之四百年者,是兜率天之一日一夜,如是夜之三十夜为一月,如是
月之十二月为一年,以如是年之四千天年,为兜率天之寿量。婆私吒!复次,同理,
此世有一类之男女,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身坏命终而后,当生兜率天之伙伴。
婆私吒!我于此意趣之故,说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上之愉乐,则是微弱。
婆私吒!人之八百年者,是化乐天之一日一夜,如是夜之三十夜为一月,如是
月之十二月为一年,以如是年之八千天年,为化乐天之寿量。婆私吒!复次,同理,
此世有一类之男女,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身坏命终而后,当生化乐天之伙伴。
婆私吒!我于此意趣之故,说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上之愉乐,则是微弱。
婆私吒!人之一千六百年者,是他化自在天之一日一夜,如是夜之三十夜为一
月,如是月之十二月为一年,以如是年之一万六千天年,为他化自在天之寿量。婆
私吒!复次,同理,此世有一类之男女,若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身坏命终而后,
当生他化自在天之伙伴。婆私吒!我于此意趣之故,说人之王权,若比之于天上之
愉乐,则是微弱。”
不杀生以及不与取
不妄语加之不饮酒
远离非梵行之交会
不夜食与不非时食
不持华鬘亦不用香
卧小床地上之敷具
此八分成就之布萨
究苦边佛陀之所说
日月二者皆是美丽
光辉围绕各各角落
去除黑暗环绕虚空
于普天偏照耀四方
此处埋藏种种之宝
真珠摩尼琉璃妙宝
黄金黄金黄金黄金
有种种名称之黄金
此乃不如八分具足
布萨之十六分之一
如于月光之诸星者
故男女者为戒具足
修行八分具足布萨
令得安乐亦为福业
不受讥诃到达天处
二 如是所说,婆私吒优婆塞白世尊言:
259 “大德!我令亲爱之亲族血缘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然者,我亲爱之亲族血缘,
于长夜得利益安乐。
大德!若令一切之刹帝利,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一切之刹帝利,于长夜得
利益安乐。
大德!若令一切之婆罗门,[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一切之婆罗门,于长夜得
利益安乐。
大德!若令一切之]吠舍,[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一切之吠舍,于长夜得利
益安乐。
大德!若令一切之]首陀罗,[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一切之首陀罗,于长夜
得利益安乐。”
三 “如是,婆私吒!婆私吒!若令一切之刹帝利,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一切之
刹帝利,于长夜得利益安乐。
婆私吒!若令一切之婆罗门,[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一切之婆罗门,于长夜
得利益安乐。
婆私吒!若令一切之]吠舍,[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一切之吠舍,于长夜得
利益安乐。
婆私吒!若令一切之]首陀罗,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一切之首陀罗,于长
夜得利益安乐。
婆私吒!若令天、魔、梵天之世界,沙门、婆罗门、人、天之众生界,修行八
分成就之布萨,则天、魔、梵天之世界,沙门、婆罗门、人、天之众生界,于长夜
得利益安乐。
婆私吒!若其有思,令此等之大沙罗树修行八分成就之布萨,则此等之大沙罗
树,于长夜得利益安乐,云何况且于人者耶?”

杂阿含经 中阿含经 长阿含经 增一阿含经 南传相应部 南传中部 南传长部 南传增支部 南传小部